任南红山文化官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54|回复: 18
收起左侧

我与“特异功能者”近距离接触(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4 16: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常青树 于 2015-8-24 16:14 编辑

                                                                我与“特异功能者”近距离接触(2
  
      上篇讲到:八十年代中期因部队任务调整,本人调至北京工作。因工作关系使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这位闻名遐迩的“特异功能者”(姓名隐去,为叙述方便简称这位“特异功能者”为“X先生”),与这位大名鼎鼎的“X先生”接触后发现他的“特异功能”本事(表演的内容)与我们在云南接触的“特异功能”小姑娘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也。我将在本帖中向师友们展示这位“大师”的部分“特异功能”。
      首次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特异功能者”“X先生”时,给人们的印象:二十五 六岁,身高一米六 七左右,略微消瘦的一个很普通的小伙子(本人目测)。因家庭的变故他受教育不多,其文化水平仅为小学四年级。但是,他的“特异功能”绝非一般。据可靠人士介绍,这位“X先生”曾经给“(已故)某中央领导人”“(已故)某大名鼎鼎耳熟能详的科学家”及“(多位)香港大亨”等等做过多场表演,可谓蜚声海内外。
      上面说到“X先生”曾经给“某大名鼎鼎耳熟能详的科学家”做过“特异功能”表演,这位科学家对其表演的内容深信不疑。故而根据这位科学家的提议,在某军事研究所内成立一研究室配备数名科技人员及科研设备专门研究这位“X先生”的“特异功能”。因这个研究所与我们单位为同一大单位,相互技术支持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这样使我才机会幸运地接触到这位“特异功能者”——“X先生”。当时因该研究所尚未配置高端摄像机(广播级别设备),达不到拍摄“特异功能”技术条件,故邀请我们单位协助支持拍摄“特异功能者”——“X先生”的一些活动内容(注:我们单位有广播级摄像设备及技术力量)。
     废话少说,快快进入正题:
     表演项目一:空手烫化录像带盒塑料皮。
     表演地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北京 某军事研究所 某房间内。
     参与人:几名军队科研人员 ,“特异功能者”——“X先生”, 三名摄像人员(包括本人)。
     严格地讲这次拍摄活动并非是一次表演,而是我们根据研究所的邀请,配合他们拍摄X先生(当时称同志)“特异功能”中的一个项目——即“隔着玻璃取东西”。据研究所同志介绍:前几天这位“X先生”隔着玻璃(类似玻璃幕墙)将另一面用线拴的小棉球隔着玻璃取了过来(注意:此时玻璃既没有出现破洞也未破碎)。因其所里的摄像设备档次较低,难以完成对项目的准确拍摄,所以邀请我们来协助拍摄。我们将摄像机架设完毕正准备拍摄时,可这位“X先生”却不知何因,始终不愿配合做这个项目。只见他在室内走来走去,流露出一幅焦燥不安的神情。该研究室政委告诉我们,“X先生”在表演前往往会先出现这种状态,要等一段时间方能稳定。政委接着告诉我们,他的表演劲头要是来了(兴奋起来)往往很难控制住,你们要注意。约五分钟后,这位“X先生”站起来,凑到我们已经支架好的摄像机周围左顾右看,似乎对摄像机发生了兴趣,还不时地摆动一下摄像机相关控制部件。突然,“X先生”向我们的摄像人员讲:“我给你们吹吹镜头吧!”一副顽皮﹑无邪,满不在乎的样子,并将嘴伸向摄像机镜头处。我们曾听说过他把玻璃板吹化的事件,唯恐他将摄像机镜头吹坏,立即委婉却非常坚决地将他推开。他似乎对摄像机情有独钟始终不愿离开,见我们不让他靠近摄像机,极不情愿地离开摄像机。转身,顺手拿起我们放在桌子上的录像带空盒“我烧一下这个盒子吧!”。研究所的同志悄悄告诉我们“他的兴奋劲来了,往往控制不住自己!”,考虑到没有大碍我们便同意了他的要求。只见他用右手手掌捂在录像带空盒上(注:录像带盒高约20公分,表皮为软灰色塑料材质包在硬塑料骨架上)。约十分钟,一股塑料被烧化的异味逐渐散发在室内,只见录像带盒外层的灰色塑料皮渐渐呈现皱皮,烫化,逐步消失,一股异常的气味弥散出来,令人窒息,……。这个过程现在想起来,仿佛像在观看美国科技大片中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特技镜头一般,恐怖之极。录像带盒上渐渐留下一个类似手掌五指外形轮廓的斑驳印记(印记中的灰色塑料皮已烧化殆尽,只留有参差不齐的灰塑料皮的边缘部分,皱巴巴地粘在骨架上。)。一位摄像同志,迅速而好奇地拽起“X先生”的手,仔细端详,只感觉X先生的手与我们正常人手的颜色相同,温度略高,但并不烫手(这就是“特异功能”的过普通人之处)。写到这里,使我想起“X先生”的政委给我讲的一件事,前不久在给香港一位大富豪表演时,他讲可以用手指将其西服烧着,富豪不信,但同意用自己西服做实验。“X先生”用两个手指捏着富豪高档西服下摆处仅用几分钟,一缕青烟就从豪华西服下面冒了出来,富豪吓得大惊失色。据说,事后富豪颇为兴奋,送给“X先生”一分价值不菲的礼品。此事,本人未曾亲眼目睹,网友听听而已。不知何因,这位“X先生”执意不肯作隔玻璃取物项目,研究所领导只好作罢,我们带着那个被烧化的录像带盒子悻悻地离开了研究所(因“烧录像带盒”不是规定的拍摄项目,故当时没有对其进行拍摄)。当时这个被烧坏的录像带盒一直静静地躺在办公室录像带架子上。说句实话,当时没有人重视它(后来本人因故离开那个单位,离开时它还在那里。现在在哪里,不得而知了)。如果当时有收藏意识,我一定会把那个录像带盒子当作宝贝进行收藏,给大家展示一下。咳!谁让我是个智能低下的人呢!
    表演项目二:意念转移。
    时间:八十年代中后期。
    表演地点:北京 某军队宾馆(名字隐去) 会议室。
    参与人:X先生。看表演着者:某军种高级首长(若是现在定军衔这位首长估计也要定到“上将”级别)及其随员 宾馆领导等约四 五十人。
     本人因工作关系还走了个小后门带上了一名亲属有幸参观了这次X先生重要表演。
  “X先生”表演前依然是那种焦躁不安的状态。还好,宾馆为他准备了一大盘他最爱吃的整条鲜黄瓜与十几袋袋装烤鱼片(“X先生”的政委和我讲过,他最爱吃这两样食品。故接待单位都会为他准备这两样食品)。“X先生”坐下后旁若无人地大吃大嚼起来,彷佛这些食品是他的饕餮大餐,饱餐后又旁若无人地将所剩的黄瓜与鱼片一股脑地装入随身带的包里(政委讲这是他的习惯)。稍后,他情绪激动起来,拿起宾馆为他准备的100粒玻璃瓶瓶装的中成药“穿心莲”片(请君注意,“穿心莲”并非X先生自备,而是由部队卫生所领取的100片封装成瓶的中成药)。且穿心莲药瓶瓶口为原装封口(石蜡封装),玻璃瓶无破碎,无漏洞。表演前已经过军队高级首长及随员亲自查验后备用。此时,“X先生”左﹑右手不停地将药瓶相互交换 晃动。大约又过了五﹑六分钟,X先生突然用左手抓起桌子上的一个白色磁盘,将右手攥住的药瓶用力向磁盘中间抖动,只见一些黄色的“穿心莲”片随着“X先生”手的抖动,从瓶子底部逐渐掉落在磁盘中,两﹑三片,四﹑五片,七﹑八片,现场人员一片惊愕。“X先生”又将瓶子拿到一位随员手掌上,随着“X先生”手腕的抖动黄色穿心莲片从瓶子底部快速掉落到随员手掌中。俗话讲,我们这些肉眼凡胎之人岂能看出这里的门道!只见药片掉落盘中,却一点看不出药片从瓶子底部出来的过程。大约倒出二﹑三十片后,“X先生”停住了手。宾馆女服务员将盛着药片的白色磁盘与药瓶,交给部队首长审看。那位首长看看盘中的药片,又摇摇瓶子,仔细端详了一番瓶口与瓶底,并用手指在瓶底处敲击了数下,似乎在寻找药片从瓶子中倒出来的缝隙,然后,不解地摇摇头,将盘子与药瓶交给另外一位首长进行传看。足足传看了二十余分钟时间。本人也有幸亲手触摸那个药瓶,我特别查看了药瓶的盖子与底部,盖子原装蜡封未动,玻璃瓶四周与底部也未发现任何破损,且倒出药片数量与瓶内的药片总和基本相符(大致估计),可以证实药片确实是从密封的瓶子中倒出来的,至于如何倒出来的,根据目前的科学知识的确无法解释。
     正当场内人群七嘴八舌如火如荼地相互争论此事时,我发现“X先生”,坐在那里,左手攥着穿心莲药瓶,右手捏着一枚硬币在瓶子底部转动。一会,又拿起一枚硬币重复在瓶子底部转动。走过去一看,瓶子底部里面已经装进去了两﹑三枚硬币了。也就是说,通过“意念”控制,“X先生”将硬币通过玻璃瓶底部,装进玻璃瓶子里边了。又是一片哗然,现场人员相争着拿起药瓶观看底部的硬币。事后,我询问过“X先生”的领导,他讲从瓶子里倒出的穿心莲片的确不假,但很值得研究的问题是倒出来的药片与瓶子里药片颜色上略有不同的,即倒出来的药片颜色(黄色)比瓶子里药片颜色略显浅了一些(研究所做过比较),至于何因,还要进一步研究。因我离开了那个单位,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就没有下文了。根据现有的科技水平,估计也难会得出一个理想的结论来。
     表演项目三:意念复印。
     复印机是现代办公必不可缺的重要设备,通过它将各种单一的文件﹑材料魔幻般地变成成千上万份相同的材料分发到千家万户或各个需要的单位。可以讲复印机的发明,大大解放了生产力,加速了办公现代化的进程。可这里所说的复印却没有这关键的设备——复印机,X先生凭着特异功能实现了复印的功能。
     部队首长的随员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空白信封与一张空白的横格信纸(自带),并当众展示给现场人员后,将空白信纸折叠后放入信封内(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入信封内),并将信封用胶水封住。随之将信封与一支钢笔交给部队最高首长,部队首长现场在信封表面亲笔写了一行字(由于时间久远,这一行字的内容实在回忆不起来了)。随员又将写好字的信封展示给现场观众(请君注意:此时信封正面由部队首长写了一行字,信封里面封装的是一张空白的信纸)。然后交给坐在部队首长对面的“X先生”。“X先生”将信封平放在桌子上用左手捂住信封静静地坐在那里,随手又从包里拿出一根黄瓜旁若无人地大嚼起来,这种不顾小节的滑稽吃相让人忍俊不止。约十多分钟后,“X先生”很随便地将信封拿起来交给了部队首长的随员。随员小心翼翼地拿着信封交给写那行字的首长审看。等首长点头后(首长确认信封正面那行字是他所书写),方将信封展示给现场观众,观众们也一致点头表示没有异议。随员当众用一把剪刀将信封剪开,小心翼翼地将信封内的信纸取出,打开,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原来那张空白信纸上居然出现了一行与信封表面字迹完全一样的一行字(字迹大小也亦相同)!全场人员掌声雷动。信纸﹑信封首先传递到部队首长手中,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流露在首长脸上。信封﹑信纸迅速在观众中传递,很多人前后左右地翻看这一信纸﹑信封,企图找出能够复印的原因,其结果必定是徒劳的。惊讶 不解 奇怪,一幅幅惊异的表情久久地停留在大多数人的脸上。本人也借机看了信纸﹑信封两行字确实一样,(当时的直观感受)不过信纸上的字迹与信封表面的字迹大体相同,细微之处还是略有差别的,由于时间久远,那种差别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
      表演项目四:隔空移物。
      严格地讲这个表演并非事前安排,而是“X先生”现场恶作剧而已。前面其政委讲到“X先生”有一个特点,一旦“兴奋”起来(暂时使用“兴奋”一词)往往很难控制,会做出许多难以想象的事来。这个“隔空移物”便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完成的。
     当大家还孜孜不倦面红耳赤地争论刚才表演的离奇之处时,只见“X先生”诡异地朝着坐在对面首长旁边一位身材较胖的随员军官笑笑。这名随员被笑得不禁发毛,忙着环顾全身未见异常。只见“X先生”用手指指胖军官的手腕,胖军官摸着手腕大惊失色“我的手表不见了!”,他又焦急地问着旁边的人“看到我的手表了吗?”。周围的军官们忙不迭地在四周上下左右寻找。“刚才还看过时间呢,表——?”胖军官懊丧地自言自语。
      一位陪同“X先生”的军人说“快说出表在什么地方吧!看,给人家急的!”。只见“X先生”不慌不忙地指着会议室大门边桌上一排招待客人使用的保温瓶说“左数第三个保温瓶里。”当女服务员快步走向保温瓶时,全体人员都惊住了。
     这个表遗失的太离奇了。从现场格局上看:“X先生”与胖军官相对坐在圆桌对面,他们之间有两米间距,也就是说他们之间不可能有身体接触。另,自始至终胖军官一只坐在首长旁边,“X先生”也从未到过他的身旁,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及身体接触。“X先生”如何将胖军官手腕上的表摘下的?他又如何在未起身,未走动,未接触保温瓶的状况下将手表放到保温瓶里呢?(如果往保温瓶里放东西,首先需要拧下保温瓶上面外层保护盖,拔出保温塞,方能放东西。“X先生”何时完成这一过程?)。一个个问号萦绕在现场每一个人的大脑里。
      随着女服务员走向保温瓶的脚步,全场人员(不含“X先生”)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既然两个人没有任何身体接触,“X先生”也未曾离开过座位,他是如何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摘下别人手腕上的表,又如何将表放在保温瓶里?(胖军官)“托”?不可能!胖军官是军种首长的重要随员,自始至终贴身在首长左右,且其手表一直未脱离手腕(自述前几分钟还看过表上时间),这段时间“X先生”与他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时间与机会。
     事件发展到这里,我突然想到“X先生”其政委给我讲过的一件事:一次发津贴(工资)。财务处人员为看看他的特异功能本事,故意将其津贴袋子锁在保险柜内(言称,钥匙被处长带走了,有本事自己取!)。只见“X先生”右手手腕在禁闭的保险柜前一抖,其津贴袋子便拿在手中了(保险柜紧锁的情况下),当时财务处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看来“摘表”之事,应属于“特异功能”中的“隔空移物”本领了。
     女服务员在“X先生”的指点下拿起第三个保温瓶,拧下铝盖,拔出保温塞,将保温瓶中剩余的热水倒在瓷杯中,随着水的流出胖军官的手表快速地滑到瓷杯中,现场爆发出一阵雨点般鼓掌声。诸君感觉如何?神奇吧!如果我是那位胖军官一定会将这块手表收藏起来,当作重要藏品与之珍藏。
      后来我又通过“X先生”的政委及周边人员了解了一些他的情况。一些熟人曾和“X先生”开玩笑说“既然你可以隔空取物,为啥不给自己拿一些彩电 钱财(当时20寸遥控彩色电视机是多少家庭的梦想)!搞个发家致富小手段!”只见“X先生”郑重地讲“如果那样,师傅就要把我的“功”给收了!”。至于师傅为何人,在哪里,一直是周围同志之谜。他从未拜过师,也未见过他说起师傅的尊姓大名,何方神圣,我想这位师傅肯定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肉眼凡胎之人。
      中央台科教频道播放“来自遥远星星的你”中有这样几段解说词(本人摘录):
     人类历史上,多位伟大的智者都声称:自己从外星世界获得了知识,这只是一个巧合吗?苏格拉底尼古拉. 特斯拉 斯里尼瓦瑟.拉马努金 和人类历史上的其他天才会不会都是通过改变意识状态进入了一个被认为是宇宙全部知识所在地的异域空间呢。
      爱因斯坦对思维试验的运用是否如远古外星人理论者相信的那样,使他那在基因上优于常人的大脑,能够从异域空间获取信息呢,如果是这样是否有证据证明历史上的其他天才也曾通过改变意识状态,取得伟大成就呢。
      列奥纳多.达芬奇在作品中描述到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在床尾点燃一支蜡烛,他躺着凝视天花板倒映的烛光,这会是他进入一个极为深层的状态,在那个状态里他可以浮想联翩并萌发出新创意。
      普契尼说,他的著名歌剧“蝴蝶夫人”是上帝的恩赐,虽然出自他的笔下,但却是直接来自一个神圣源头。
      威廉. 布莱克的所有作品,包括诗歌和绘画是根据一次又一次天使降临而创作的。
      勃拉姆斯说,他的音乐来自某种自己无法掌控的力量。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与某种神圣的力量存在联系。还是他们可能接触到了通常无法察觉的自身潜意识或深层智慧。
      印度天才斯里尼瓦瑟.拉马努金的事迹是否也是如此呢。尽管拉马努金在学生时期并不突出,但他被普遍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数学家之一。根据拉马努金的日记,他相信在自己潜意识中得到了印度女神纳玛吉里的指导。纳玛吉里是拉马努金的家族之神,这个家族几乎所有活动都与这位天神有关。他有很多创造性的工作都是通过在睡梦中与自己崇拜的一位印度神明相见,而完成的。当他睡着时,会在梦境中变得思绪清晰,他会获得大量的信息。他提到在一次梦中,他看到一面巨大的红墙,然后出现了一只手,在墙上写下一个又一个方程式,他记下了这些方程式,当他醒来时立即对这些方程式进行验证,拉马努金发明的方程式绝大部分都新颖而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具有绝对的开创性。创建通道进行星际旅行实现远距传输所最终将要用到的全部科学知识都需要一个数学基础,至今我们所掌握的最接近的知识就是我们所能解释的拉马努金方程式。数学是宇宙的语言,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那么如果拉马努金的方程式经证实成立,谁能知道潜在的结果会是什么呢?它可能具有革命性,可能会改变我们的命运。写到这里我想到“X先生”说的一句话“如果我那样做,师傅就要把我的功收了”他说的师傅是否像(印度天才斯里尼瓦瑟.拉马努金)“他相信在自己潜意识中得到了印度女神纳玛吉里的指导。”他所讲的“师傅”是否也是“天神”,或者他可以从宇宙中心获得的知识。如果没有这些来自不明世界的知识,“X先生”为何能做出我们常人难以理解,匪夷所思的“功能”来。
      在上集及本集中的“特异功能者”在表演时,他们并非“信手拈来”那样容易,都需要一段时间准备。例如小女孩表演“胶卷盒内开花”“意念拨表”等项目,需要集中精力,甚至头部出汗现象。“X先生”在表演前 一段时间出现焦躁不安大量吃黄瓜 鱼片现象,本人认为他们是否在设法与某宇宙的信息中心进行沟通,当然这种沟通并非一定是自我有意识地进行,以获取我们普通人尚不能理解完成的项目的手段。正向解说词所讲: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与某种神圣的力量存在联系。还是他们可能接触到了通常无法察觉的自身潜意识或深层智慧。我认为这些“特异功能者”和我们这些百分之九九点九的人,在大脑构造上存在着较大的区别。如没有区别只有小学四年级的“X先生”如何能让“(已故)某中央领导人”“(已故)某大名鼎鼎科学家”“(多位)香港大亨”所折服,并建议成立专门机构来研究“特异功能”这个问题。
      链接来看,在中国历史上就存在有“特异功能者”,鄙人认为历史上的“济公”就应属于这类人士。我们可以试想如果将“X先生”放在一个愚昧落后的部落里,“X先生”必定会被封为“仙人”“通天之人”“神通广大的巫师”等等,这一点谁都不会奇怪,都会“五体投地”去跪拜之。在经过世世代代的不断演绎,发展到今天“X先生”就会变成现代的“济公”(个人愚见)。
  那次在宾馆的表演,我记得还有其他一些内容,例如,将名片撕碎后,“X先生”将名片重新复原等内容。由于时间久远加之本人智力低下,难以记起复原,本着对网友负责的态度,不便写出。我曾请教过“X先生”的领导,该领导给我讲了很多“X先生”的“事迹”,正如开始我讲到的非我所亲眼看到的,我也不便写出来。但我始终相信“特异功能”是真实存在的,不仅“X先生”,昆明那两位小姑娘,还包括我曾邂逅过的几名“特异功能”者。应该讲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只是我们还没有真正地认识到而已,且可不要轻易全盘否定之。
      由于工作关系,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离开了原来的单位。后来听说“X先生”与本部队一位复员女兵结了婚。现在如何,不得而知。但他的音容相貌仍时时浮现在眼前。我衷心祝福他的“特异功能”永葆,为科学探索能做出一些新的贡献。
      (注:本人发帖后,受到版主及很多网友的关注,在此表示衷心感谢。因本人文字水平有限难于准确表达出“X先生”的能力。在此表示遗憾  常青树敬上)






发表于 2015-8-24 17: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兄辛苦了,谢谢分享,学习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24 17: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的玩玩 发表于 2015-8-24 17:13
常兄辛苦了,谢谢分享,学习中

谢谢“难的玩玩”兄弟对帖子的关注。{:soso_e181:}  常青树拜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24 17: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0:}仔细阅读了。常青树朋友辛苦!{:soso_e160:}{:soso_e18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24 17: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肖居 发表于 2015-8-24 17:37
仔细阅读了。常青树朋友辛苦!

谢谢“大版主(避讳您的名号)”对帖子的关注。望您斧正。{:soso_e183:} 鞠躬 常青树敬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24 21: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soso__10169062262133571330_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25 05: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类东西我个不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25 05: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当戏法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25 06: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青树 发表于 2015-8-24 17:45
谢谢“大版主(避讳您的名号)”对帖子的关注。望您斧正。 鞠躬 常青树敬上。
...

谢谢“大版主(避讳您的名号)”设亮予以鼓励。{:soso_e183:}  鞠躬  常青树敬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任南红山文化网 ( 京ICP备18011924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6-7 04:15 , Processed in 0.1340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