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山文化,任南红山文化官网,玉器鉴定,任南,赤峰,古玉,史前文明,中华古玩,华夏收藏,雅昌,古玩收藏,古玉鉴定,玉器鉴定,战汉玉器,三星堆文化,良渚文化,战汉玉器,收藏家,中华古玩,华夏收藏,红山文化玉器,宋代官窑瓷器,汝窑瓷器,和田玉器,鉴定,铜器,拍卖,宝石,绿松石,遗址考查,考古,战国玉器,秦代玉器,秦朝,明清玉器,德化瓷器,玉观音,佛像,建白瓷,定窑,玉猪龙,龙泉窑,越窑,定瓷,任南红山,百度,佛教,手串,木器,傢具,摄影,字画,书画,名人,茶艺,红木,黄花梨,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53|回复: 15
收起左侧

[引用] 青铜器十年拍卖略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9 06: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铜器十年拍卖略述()
2010年11月01日 15:34 文物天地
                            秋 水
  9月16日纽约佳士得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推出的“何安达思源堂古代青铜器珍藏”专拍消息甫出,即在内地引起了各界人士的极大关注。这是继2002年纽约苏富比春拍“罗伯特(Robert Hateield Ellsworth)藏中国雕塑及铜器”专拍后,近十年来上拍青铜器数最量大的一场拍卖,也是过去十年里唯一一场中国青铜器专拍。此场专拍全部拍品达到了122件/组,许多拍品曾是中国、欧美地区20世纪早期甚至更早时期收藏名家的经典藏品,且部分精品有着明确的来源、收藏传承及著录。
  历史的原因,中国19世纪末期、20世纪初期曾有大量高古铜器被盗劫、掠夺、贩卖到海外市场,而今这些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之手的珍品,每季都会有不少被公开拍卖。在中国内地,高古铜器一直是国家文物法规重点保护的对象,只有1949年以前出土且有着明确收藏传承记录的传世青铜器才能交易。长期以来,国家文物保护部门为了切断内地与海外市场相连的非法买卖高古铜器现象,坚决严厉打击盗墓、走私。
  1949年以后,内地先后经历了多次重大的变革,民间私人收藏品大量流散,几经风雨,现如今尚留在私人收藏者手中的青铜器可以说凤毛麟角。高古铜器的拍卖、收藏交易主要集中在纽约、伦敦等海外市场,交易对象绝大多数是早年流失海外的器物。内地市场偶尔有海外回流高古铜器上拍,但是数量少,成交的价格也很不稳定,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影响面极小,并不具参考价值。但需要注意的是,据经常往返于纽约、伦敦等海外市场的古玩经纪人、收藏者介绍,即便在海外,高古铜器向来也都是在台面下交易,特别是一些上三代的青铜器精品,被送往拍场上拍卖的仅仅是为数甚少的一小部分。
  内地政策、法规限制青铜器的拍卖、交易,无形中也影响到了对青铜器的收藏、保护、修复以及鉴定的研究,特别是对于传世青铜器的鉴定评估更是缺失,因此内地收藏者对青铜器的兴趣不大。
  然而,青铜器是中国最重要的一类古代文物,尽管我们应该全民支持国家保护文物的法律法规,不参与、不买卖,打击盗墓、走私。但是,对于海外市场每季都上拍的青铜器,以及其高昂的成交价格,我们还是有必要了解的。
  有鉴于此,笔者大略搜集、整理了近十年来纽约、伦敦、巴黎等海外市场以及香港、澳门和内地市场拍卖成交过的部分高古铜器,我们可以从这一小部分拍品出发,一窥那些因各种原因流落异国他乡的青铜之珍。
  就近十年的海外情况拍卖来看,青铜器上拍的数量相当有限,远不及瓷器、玉器量大,平均每年的上拍量不超过百件,每年成交价格超过10万美元的拍品约十余件。2001年“皿天全方罍”器身拍出924.6万美元以后,将青铜器名品的交易价格抬到了百万美元级别。此后青铜器价格大涨,中档水平的成交价稳定在几十万美元,普通品多在数万美元。
  若从上拍青铜器的时代来看,商、周时期制品大约占到了总量的六成以上,平均成交价居首位,其次是战国、秦汉制品,汉代以后的多为铜镜、雕像等小件品,平均成交价不高,无法与商、周器相提并论。若从上拍青铜器的类别来看,高价成交品多数为食器、酒器、水器以及乐器,如鼎、鬲、簠、豆,爵、斝、觚、尊、卣、盉、罍、壶,盘、匜、盂、鉴,铙、鼓,等等;兵器、车马器、日用工具、杂器等数量不多,且价格不高。
 2000年:圆明园铜兽首拍卖引发回流热潮
  2000年国际国内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均表现一般,中国市场更受美国股市下跌影响,以香港、台湾为主导的主要市场受股市、房地产业不稳定因素的影响,拍卖场上始终不温不火,成交率偏低,仅少数明清官窑精品之作以及明清书画大家的作品拍出高价。如,高46厘米的明代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中就拍到了4404.475万港币的高价,创造了当年中国艺术品交易的最高纪录。此年青铜器拍卖的市场主要集中在英国伦敦、美国纽约等地,苏富比在上述两地上拍的数十件青铜器备受关注,最终成为了判断年度青铜器行情走向的标杆。
  苏富比6月7日在英国苏塞克斯(Sussex)、11月14日在伦敦的中国瓷器工艺品专场分别上拍了两批欧洲藏家的青铜器藏品,成交情况引人注目。两季拍卖中成交价超过1万英镑的青铜器约16件,春秋两季各有1件价超10万英镑。春拍中,高26厘米的商代铜鼎估12万至16万英镑,以12万英镑拍出,圆鼎双耳冲天,下承三圆柱足,鼎腹两层纹饰一为凤鸟、神兽,一层为连续的蝉纹;长27厘米的西周铜簋估4万至6万英镑,7万英镑拍出;高36.5厘米的商代铜壶3.5万英镑成交;高21.5厘米的西周铜方鼎3.2万英镑拍出。秋拍时上拍了十余件青铜器,成交6件,长29.9厘米的西周青铜簋估12万至18万英镑,以17.4万英镑拍出,成为年度最贵的中国青铜器,此簋1960年由日本收藏家收藏,后转入欧洲藏家之手;口径82厘米的1对东周铜鉴3.5万英镑成交。
  当年纽约市场苏富比、佳士得、邦瀚斯均有少量青铜器成交,全年成交价超过1万美元的拍品大约12件。苏富比春拍,口径73.7厘米的战国铜鉴以及高26.7厘米的商代的铜觚均以4.6万美元拍出;秋拍时高26厘米的商代铜斝以4.675万美元成交。佳士得春拍,高36.8厘米的1对战国铜壶以4.6万美元拍出;长12.2厘米的东周铜鎏金嵌玉带钩以3.45万美元拍出;长35厘米的宋/元时期铜嵌银动物型器以7.95万美元成交;高24.2厘米的隋代铜净水瓶以3.22万美元拍出。纽约邦瀚斯上拍的高28.6厘米的商代铜斝也拍出了5.75万美元。
  中国市场铜器拍卖的焦点是香港佳士得、苏富比上拍的3件圆明园十二生肖文物铜兽首,3件均被北京保利集团竞得。佳士得春拍铜猴首、铜牛首分别以818.5万港币、774.5万港币成交,而到苏富比秋季上拍铜虎首时,成交价已经被抬到了1544.475万港币。此后,当年被用于圆明园中的铜质兽首身价暴涨,动辄成交价达数千万元。而这一回购举动对后市产生了巨大的联动效应——国际古董商由此看到了中国内地企业、收藏者的潜力,开始将经营的重点区域转向了中国内地,港台古董商也加快了进入内地的步伐,很多古董店谋划进驻内地,最终催热了内地市场。
 2001年:方罍之王皿天全方罍
  2001年青铜器拍卖出现了一轮高潮,这轮高潮以纽约和香港市场为中心,3月20日纽约佳士得成交5件青铜器,其中商代晚期/西周铜“皿天全方罍”器身成为全年的焦点,这件高63.6厘米的铜方罍拍出了924.6万美元(约合70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创造了当年中国青铜器、中国艺术品的最高纪录。
  这件方罍上个世纪20年代初流落海外,先后经A.W. Bahr、C.F.Yau、C.T.Loo、Asano等人收藏,1928年以来著录不断,是一件广为人知的中国青铜器名品。在国内有“方罍之王”的美誉,其准确的名称应该是“皿天全方罍”,是次拍卖的仅为方罍的器身部分,盖子则一直收藏于湖南省博物馆。器身通高63.6厘米,器盖高21.5厘米。形体高大、富丽堂皇,是迄今为止出土的方罍中最大、最精美的一件。据内地媒体报道:湖南省博物馆原馆长高至喜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根据当时(民国时期)任桃源驻军团长周磐的‘坦白材料’,1922年夏的一天,皿天全方罍被桃源漆家河的一个农民无意中发现,并被放在家中作为盛器。一位湖北的石姓商人闻讯而来。看到精美至极的方罍,石某欣喜若狂,当即出价400块银元购买。此时正赶上物主长子回家,得知‘宝物’有人愿出高价收购,马上拿着方罍盖到附近小学校钟校长处询问。钟校长见方罍盖绝非一般古物,当即决定出800块银元购买方罍,并将方罍盖留下,让物主长子回去将器身送来。物主长子十分高兴,一路兴奋大喊,却被石某听见,石某知道事情不妙,匆忙抱着方罍器身离开。从此,方罍盖、身分存异处。皿天全方罍器身被石某拿走后,钟校长只剩下方罍盖,心里一直牵挂着方罍器身,曾呈请当时的桃源驻军周磐团长‘缉拿奸商’,希望能得全器。终未遂,方罍盖反为周磐所有。当时的段祺瑞政府亦获知方罍出土,曾‘严令追缴’。周磐采取拖延策略,使政府的追缴未成功,直至其被捕后,才主动献出方罍盖,后于1956年由湖南省博物馆保存至今。”“据悉,方罍器身被石拿到后,即以高价将其转售给上海的李文卿和马长生,后流至国外,先后为美国石油大亨洛克菲勒和日本收藏家所有。洛克菲勒和日本收藏家都曾出高价,向湖南省博物馆购买方罍盖,但均被拒绝。”
  这一年伦敦市场全年成交价超过1万英镑的青铜器大约16件,其中3件价超10万英镑:伦敦佳士得秋拍,高39.2厘米的东周铜罍以10.495万英镑居首,直径72厘米的1对战国铜鉴以10.275万英镑成交;伦敦苏富比秋拍,高44厘米的周代青铜方罍以10.47万英镑拍出。
  纽约市场同年成交价超过1万美元的青铜器拍品大约40件,其中价超百万美元的1件,2件价超10万美元:苏富比秋拍中高23.8厘米的西周铜簋以26.975万美元拍出,佳士得秋拍中长36.8厘米的汉代青铜牛以28.1万美元成交。
  同年10月29日,香港佳士得推出了1件高57.8厘米的商代青铜饕餮蝉纹兽耳方罍,估320万至400万港币,结果拍至609.5万港币的高价。同场中1件东周青铜双龙耳盖壶以79.3万港币成交,高44厘米,长颈侈口,肩部饰双虎耳,盖冠镂孔作花瓣状,壶腹的主纹饰为兽面纹,此种壶出现于商代,春秋、战国时期盛行,以方壶、扁圆壶最具代表性。
  值得一提的是,同年唐代铜镜开始走上拍场,并有精品创出高价——4月25日中国嘉德春拍,1枚直径30厘米的唐代平脱庭院仕女游乐图铜镜估15万至20万元,结果拍出了45.1万元的高价,创造了中国铜镜拍卖的第一高价。10月16日纽约佳士得拍场上,1枚直径24.2厘米的唐代狮鸟缠枝纹大铜镜以1.29万美元拍出。11月14日伦敦苏富比上拍的直径25.3厘米的唐代嵌银葵口铜镜,也拍出了2.028万英镑。
  2002年:罗伯特旧藏青铜器大放异彩
  在上一年“皿天全方罍”高价成交的带动下,2002年纽约、伦敦等地的高古铜器行情走高,上拍品的数量以及成交的价格都远胜于前两年。据笔者大略统计,全年海外市场成交价超过1万美元的宋以前高古铜器至少在百件以上。纽约市场成交价超过10万美元的高古铜器至少超过 5件,伦敦市场成交价在5万英镑以上的有2件,巴黎市场上成交价超过5万欧元的有2件。
  3月19日纽约苏富比重点推出的“罗伯特(Robert Hateield Ellsworth)藏中国雕塑及铜器”专场,是年度高古铜器拍卖的一场盛宴,172件上拍品以高古铜器为主体,成交98件,成交额达167.828万美元,成交的高古铜器数量高达79件。其中2件拍品成交价超过10万美元:高22.9厘米、曾经多位日本、欧洲收藏者收藏的西周师甫盉估30万至40万美元,最终以46.77万美元拍出,成为年度价格最高的高古铜器;高47.3厘米的商代铜三足鼎以12.675万美元拍出。高44.8厘米的稀见东周铜壶也拍到了9.5625万美元。
  随后3月21纽约佳士得的中国瓷器工艺品专场上,高古铜器上拍32件,顺利拍出23件,2件战国青铜器成交价居前:长41.6厘米的铜神兽以17.1万美元拍出,长33厘米、造型独特的铜茧型壶以8.46万美元成交(图24)。
  伦敦市场同年成交的高古铜器数量较少,价超1万英镑的不足20件。6月19日苏富比成交了4件,高26厘米的商代铜鼎13.865万英镑的成交价最高,此鼎曾是纽约收藏家David A.Berg的藏品。11月13日该公司秋拍也成交过9件青铜器,但乏善可陈。伦敦佳士得此年成交的的青铜器值得一提的仅1件:高23.5厘米的商代晚期/西周早期青铜尊以7.17万英镑拍出,2000年11月该公司曾上拍过1件类似者,上海博物馆收藏有类似风格的青铜尊。
  巴黎佳士得11月26日秋拍成交了十余件青铜器,首件上拍的是收藏家C.T.Loo旧藏的商代兽面纹铜鼎,6.425欧元,鼎高22.7厘米,直径18.4厘米。高27.7厘米的商代青铜四足饕餮纹方鼎以12.3375万欧元拍出,类似造型和纹饰的商代青铜方鼎私人收藏中极为少见。
  10月23日,上海崇源推出了一件商代晚期的青铜饗壶,高24.8厘米,估60万至80万元,以82.5万元拍出。此壶颈部两侧饰贯耳,颈下、腹上部饰兽面纹,腹上主题纹饰为蕉叶形纹,壶内有“飨”字铭文。“商代青铜壶多为锁耳,圈足,壶体较扁,一般饰有饕餮纹、云雷纹等。”
  2003年:香港市场青铜器走热
  2003年海外市场青铜器的拍卖略显冷清,一方面缺少重要收藏家的藏品释出,全年都鲜有精品重器出现;另一方面,上拍品总量也相当有限,成交价超过50万元人民币的不足10件。纽约、伦敦市场之外,香港市场则表现突出,年度青铜器拍卖成交前十名中,4件出自伦敦、4件出自香港,2件出自纽约,其中4件成交价超过百万元。高古青铜器往年在海外市场的走热,带动了明清铜器的价格走高,中国铜器年度成交前十名中,高古铜器与明清铜器已经平分天下。高古铜器方面,伦敦市场全年成交价超过1万英镑的大约有8件,其中2件价超10万镑;纽约市场4件价超5万美元;香港市场出现了8件价超20万港币的青铜器,共中1件价超百万港币。
  伦敦苏富比春拍成交了5件青铜器,其中长26.7厘米的战国青铜貘镇估7万至8万英镑,以17.36万英镑成交,成为年度最贵的青铜器,类似造型的器物海内外博物馆收藏数量不多。该公司秋拍以12.88万英镑成交的西周中期青铜卣价居第二位。纽约苏富比秋拍中以17.6万美元成交的商代晚期青铜鼎则价居首位,鼎高24.8厘米,宽21.5厘米。
  7月7日香港佳士得秋拍一举推出了22件/组青铜器拍品,成交20件,高27厘米的西周青铜斜角目雷纹簋估20万至30万港币,结果拍出了101.575万港币,此簋在腹内底铸“門(左猎,右攵)作放车毁”四字铭文,蹄形四高足上分别刻画出足趾,粗犷大气。同场中,高27.6厘米的西周初期青铜窍曲瓦纹带盖簋估40万至60万港币,以89.625万港币拍出,这种造型的簋出现于西周,晚期非常流行。10月26日香港佳士得秋拍再上拍的3件青铜器悉数成交,高23厘米的西周初期青铜虁龙纹方座簋以77.675万港币拍出。
  2004年:青铜精品动辄价超百万元
  受“后非典时代”的影响,2004年艺术品拍卖市场不仅中国区域行情飙升,国际市场亦表现非凡,高古铜器、明清铜器的拍卖方面亦然。纽约市场尤其引人关注,成交价在5万美元以上的高古铜品比比皆是,其中10件成交品价格超过10万美元,价超百万美元者就有2件,价超50万美元者2件;伦敦市场稍逊于纽约,全年约7件价超1万英镑,仅1件价格在10万英镑之上;香港市场同年没有出现高古铜器的成交品。反而是内地的上海崇源,继续有高价品成交。
  纽约佳士得此年表现突出,3月24日春拍中8件成交的青铜器3件价超10万美元,而高23.7厘米的商代青铜方匜拍出了140.75万美元的高价,创造了同年中国铜器拍卖的最高价格。方匜是欧美市场知名度较高的一件精品,最早曾是Gladys Lloyd Robinson的旧藏品,1976年10月23日由纽约苏富比拍出,其后又经英国著名的铁路养老基金会以及英国大古董商Eskenazi收藏,1989年12月12日再次被伦敦苏富比拍卖,曾多次公开展出。存世稀少的商代晚期/西周早期的青铜铙拍至22.03万美元,是所知最贵的一件青铜乐器,高61厘米,器型巨大,私人收藏中不多见。9月21日该公司秋拍,虽然也仅仅成交了8件青铜器,但可谓件件精品,6件价超10万美元,其中2件价超50万美元,1件价超百万美元。曾经A.E.K. Cull and James Cull、伦敦Spink & Son Ltd收藏的商代晚期/西周早期青铜卣,高29.8厘米,自1939年以来著录不断,拍出了107.15万美元的高价。商代青铜青铜枭形卣、西周青铜三足鼎皆以51.15万美元拍出,枭形卣1937年3月曾以1万美元在纽约售出,后归Yamanaka & Co收藏,陈梦家先生1962年编辑出版的《美帝国主义劫掠的我国殷周铜器图录》一书中曾收入这件铜器;三足鼎曾是Oeder的旧藏,早在1952年已经被著录,1984年被伦敦苏富比拍卖流向市场。商代晚期高31.7青铜三足盉、高21.6厘米的青铜立耳方鼎皆以32.11万美元拍出。
  伦敦、中国内地市场同年值得一提的高古铜器各有1件:伦敦苏富比11月秋拍,高27.8厘米的西周早期青铜鼎以12.32万英镑成交,此鼎最早是仇焱之(Edward T.Chow)旧藏品,1980年交由伦敦苏富比拍卖,后归王季迁家族(C.C.Wang)收藏,1988年曾著录于该家族的藏品集中,1990年11月再由纽约公司推上拍场;当年7月3日,上海崇源推出了1件罕见的商代晚期“父己祖辛”尊,以550万元拍出,尊通高34厘米,口径24厘米,底径14.7厘米,重4.5公斤,“口沿下饰蕉叶纹,腰和底上部装饰饕餮纹”圈足内有铭文“父己祖辛”,是内地藏家自国外购回的商代晚期青铜标准器。古代青铜器研究专家陈佩芬鉴赏此尊时表示:“此件觚形尊不仅体现了青铜制作的精湛技艺和高超水准,更是这一时期的优秀代表之作。”
  2005年:西周青铜器一枝独秀
  尽管2005年海外市场上拍的高古铜器数量有限,但是西周青铜器表现非凡,高价成交的四五十件青铜器精品中,西周时期的占到二十余件,几近半数,进入年度铜器拍卖成交前十名的5件青铜器均为西周制品。
  7月13日伦敦苏富比以32.16万英镑拍出的西周青铜罍,高45厘米,是年度最贵的拍品,肩饰的纹饰来自古代青铜兵器“戈”的的造型,腹部饰兽面纹,应出土于陕西地区,陕西扶风齐家村出土过类似风格的器物,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藏有类似纹饰的商代晚期/西周早期器物。
  9月20日纽约佳士得拍出12件青铜器,2件价超10万美元:编号151的商代晚期/西周早期青铜兽面纹卣以46.4万美元成为纽约市场年度价最高的中国铜器,卣通高30.2厘米,带有完整的盖,器内所刻的“牛头”图案所知并不常见,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所藏的1件青铜鼎刻有类似图案,学者罗振玉的著作中也曾出现过类似的纹饰拓片;高28.5厘米的西周青铜盉及盆2件套则以35.2万美元拍出,从铜盉以及铜盆上所饰的水波纹、神鸟纹可以判断,这2件器物原来就属于一套,而且铜盉的盖顶也以神鸟雕塑装饰,与此造型、纹饰风格相同的藏品尚未出现过,以神鸟雕塑作为盖顶装饰的则多见于西周青铜器中。
  9月21日纽约苏富比成交过10件青铜器,造型特殊的西周青铜方罍以37.44万美元成交,这种矩形截面的青铜容器非常少见,方罍的比例及外型线性设计与众不同,河南安阳、新乡市博物馆收藏有类似风格的方罍。
  11月14日德国纳高在斯图加特举办的亚洲艺术品拍卖中,高23.5厘米的西周青铜古纹卣以29.26万欧元成交,高出拍前最低估价12万欧元的2倍多,卣虽然尺寸不大,但是造型古朴,纹饰风格粗犷,腹下部所饰纹饰为牛头图案,两眼大如铜铃,牛角粗壮有力,富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上海崇源当年6月29日曾上拍了1件曾经近代著名金石学家罗振玉先生旧藏的青铜器珍品——商代青铜“卫父”提梁卣,以154万元成交,此件拍品曾著录于罗氏的《三代吉金文存》,器高33.2厘米,为扁圆形,颈部一周饰龙纹,间饰一羊头,制作精巧素雅,内插式盖顶同样装饰龙纹,提梁两端饰羊首,羊角盘曲成圆形,珍稀之处在于,器腹内底及盖内有六字铭文:“卫父作宝尊彝”。罗振玉是近代的金石学家、文物收藏家,“收集历代石刻及商周秦汉铜器极富”,编著有《秦金石刻辞》《贞松堂集古遗文》等,以《三代吉金文存》影响最大,“该书收录商周铜器铭文拓本4831器,资料丰富,易于查检,为金文研究者所必备。此卫父卣即著录于《三代吉金文存·卷十三·卣下》。”罗氏当时对此卣有长跋:“此器通盖高九寸二分,口径长四寸,幅二寸九分。制作精巧,形式典雅,而铭曰:‘卫父作宝尊彝’六文字,饰以螭龙纹,铜色清润,青绿斑斑,其光泽如玉,是土中自然之古锈,可喜矣,殊提梁羊面其趣甚轻妙可爱也。平子,藏六观。”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9 06: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铜器十年拍卖(下)
作者:秋水     来源: 《文物天地》



                      2006年:周宜壶导热中国市场
  2001年“皿天全”方罍在纽约拍出高价后,高古青铜器在中国市场也大放异彩,2006年里香港、内地数件青铜器拍出了中国市场前所未有的高价。年度中国铜器成交前十名中,青铜器占了6件,且成交价格大幅提升。
  一开年,上海崇源征集到的西周周宜壶1月5日就在上海拍到了2640万元的高价(图1),市场一片哗然!此壶高58厘米,重达16公斤,椭圆形的壶体硕大优美,“长颈,鼓腹下垂,下置圈足外撇。颈两侧设龙首环耳。盖沿及器颈各饰对称回首凤纹一周,凤首上逶曲的羽冠长垂至地,尾部作上下卷曲状,凤纹线条粗犷,腹部用蝉纹作为带纹,纵横交错,交汇点为一突起的菱形纹,将腹部纹饰分成四区,各区内均无纹饰。”此壶珍贵之处在于:器、盖共铸有铭文24字之多,器上铸有4行,盖上铸6行:“周宜作公己尊壶,其用享于宗,其孙孙子子万年永宝用。”此壶与现台北故宫博物所藏的西周周宜壶原为1对,同是清宫旧藏,“器形铭文均同”,此件由清宫流出后,曾经丁彦臣、刘体智收藏。丁彦臣(1829-1873)是浙江归安人,精鉴赏,著有《梅花草庵藏器目》传世。刘体智(1880-1963)则是安徽庐江人,民国时期曾但任过上海实业银行行长,痴迷甲骨、铜器收藏,有《善斋彝器图录》、《善斋吉金录》、《清代纪事年表》等著作。成书于乾隆年间的金石名著《西清古鉴》最早录入此壶,后来阮元的《积古斋钟鼎彝器》、孙诒让《古籀拾遗》、刘承乾《希古楼金石萃编》、刘体智《小校经阁金文拓本》以及罗振玉的《三代吉金文存》以及《金文总集》、《商周金文集成》等均著录过此壶。上三代青铜器一直是历代宫廷收藏的国之重宝,民间私人收藏罕见。此壶原藏清宫,若非历史的原因导致其流落民间,收藏者根本没有收藏的机缘。
  器型经典、制作精巧,铭文丰富完整,宫廷典藏清晰,著录翔实,再加上经过名家旧藏,周宜壶具备了作为一件经典文物艺术品所具备的全部要素,因此拍出2640万元的高价完全在情理之中。
  随后5月2日澳门崇源首拍青铜器,拍品成交价高涨,35件高古铜器拍出24件,5件价超百万港币,其中2件拍品价超400万港币:高19厘米的商代晚期的鸮卣以862.5万港币拍出,高27.1厘米的西周子广幸丸簋以437万港币成交。(图2)鸮卣“由两个相背而立的鸮形巧妙结合而成,卣盖两端为两个鸟的头部,器身两端鼓起,各饰一对翅膀,犹如鸮腹,四足为粗壮的鸟爪形。此器与1980年河南安阳大司空村539号墓出土的一件鸮卣(《中国青铜器全集》第三卷,P136),在造型和纹饰方面颇为相似。”该公司的专家认为,“鸮卣极为少见,此卣造型奇诡,纹饰精美而层次分明,富有立体感,为商代晚期动物形卣中的上佳之作。”(图3)子广幸丸簋侈口,直腹,腹两侧设兽首耳,器腹和方座的四壁装饰浮雕的蜗身兽纹,为西周早期流行的纹饰,时代特点明显。其造型、纹饰与1971年陕西泾阳高家堡1号墓出土的方座簋几乎完全相同(《中国青铜器全集》第六卷,P128)。这件簋内底所铸的“子广幸丸父乙”4字铭,与台北故宫所藏的西周早期雷纹觯上的铸铭相同。
  10月5日该公司再拍44件高古铜器,成交36件,8件价超百万港币,2件战国镶嵌青铜器引人注目:高21.7厘米的错金银云纹鼎517.5万港币拍出,镶嵌几何纹方壶299万港币成交。(图4)错金银云纹鼎呈扁球形,盖顶凸起3个环形钮,1对朝天折角外侈耳,下承短兽蹄足,“通体以金银错成宛转流畅的云纹,几何纹,纹饰活泼而华美”,陕西咸阳曾出土过类似的错金云纹鼎。(图5)镶嵌几何纹方壶方口无盖,弯曲的弧线造型别具一格,类似器型纽约市场曾成交过1件。此方壶“通体满布用红铜和绿松石镶嵌而成的几何形纹饰,河北平山三汲乡的战国时期中山国国君墓中,出土有一件镶嵌几何纹的方壶,器形、纹饰及其镶嵌的工艺与此器比较相似。”
  同年香港佳士得、中国嘉德、北京翰海亦有青铜器拍出高价,尤以北京翰海的2件最早代表性:春拍高27.8厘米的西周青铜窃曲瓦纹簋236.5万元拍出,秋拍时高26厘米的商代青铜兽面鼎式三足炉198万元成交。(图32)窃曲瓦纹簋尺寸大小、造型、纹饰风格与200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89.625万港币拍出的一件相同,3年间增值1倍有余。兽面鼎式三足炉原为纽约David A Berg收藏,2002年6月19日伦敦苏富比春拍时曾以13.865万英镑拍出。
  中国嘉德6月3日上拍4件青铜器,成交2件,日本藏家旧藏的西周饕餮纹花觚79.2万元拍出(图6),花觚高30厘米,风格明显仿自商代青铜觚,颈、腹及圈足部各突起扉棱四道,以云雷纹为地纹,饰双层花纹,颈饰蕉叶纹、蝉纹,腹部主题纹饰为饕餮纹,旧配紫檀座底刻有“乾隆御玩”“周饕餮尊”及“四”字铭。
  同年纽约、伦敦市场青铜器拍卖乏善可陈,价超10万美元的仅数件,以纽约苏富比春拍成交的西周夔龙耳活环青铜罍较具代表性(图7),铜罍高43.8厘米,以40.8万美元拍出,原为日本藏家旧藏,主题纹饰为蝉纹,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藏有类似品,相类造型的铜罍陕西扶风县齐家村曾有出土,现藏于陕西省博物馆。
  2007年:水牛城旧藏青铜器续写天价
  2007年3月20日,纽约苏富比隆重推出了纽约水牛城Albright-Knox艺术博物馆旧藏品专拍,拍品包括中国商周时期的重要青铜器精品、墓葬陶器以及石雕,所有拍品均达到了博物馆的收藏级别,当年被誉为中国高古铜器、陶器的最高收藏标准。这批拍品均是水牛城著名化学教授、收藏家亚瑟米高Arthur Michael(1853-1942)当年捐给艺术博物馆的藏品。
  专拍中19件成交的古代青铜器惊艳全球,商代晚期青铜带盖方斝810.4万美元的高价成交(图8),续写了2002年“皿天全”方罍924.6万美元、2006年周宜壶2640万元所保持的青铜器成交纪录。19件青铜器7件价超10万美元,其中2件价超百万美元。此场拍品也是近十年来市场上出现的收藏传承最为清晰的——这批拍品均附有1927年至1942年间的收藏以及遗赠日期,“大部分拍品均睽违市场70年以上,品相极佳,而且极具新鲜度”,即便是在欧美市场,要想征集到如此传承有绪并且是在1949年以前出版、著录清晰的中国高古铜器并不是容易,这也是拍卖最终受到收藏家、经纪人激烈竞争的重要原因。
  编号507的商代晚期青铜带盖方斝通高32.8厘米,拍前估200万至300万美元,应该出自河南安阳,大约在1944年被Dr.Otto Burchard购得,后归纽约的Mathias Komor之手,1953年亚瑟米高花费1万美元由纽约Albright-Knox艺术画廊购得,后捐给了水牛城艺术博物馆。1968年曾在纽约Asia House画廊的《Ritual Vessels of Bronze Age China》展中公开展出,1976年至1977年再次在康奈儿大学举办的《Far Eastern Art in Upstate New York》中露面,1991年水牛城举办《Ancient Chinese Bronze Art: Casting the Precious Sacral Vessel》展览中亦其列为重点展品。自1954年以来,这件方斝著录不断。由文献可知,河南安阳五号墓曾出土过一件同时期的方斝,但缺盖,此件是唯一所知一件带盖的完整器。方斝主体纹饰为饕餮纹,盖上铸2只凤鸟,唇部左右两侧铸两根伞形柱,斝的腹部纹浮雕饕餮纹,下承三方形足。商代晚期的青铜斝,造型多数为圆形,而此件为罕见的方形。
  高29.8厘米的西周中期青铜三足鬲拍前估60万至90万美元,以102.56万美元拍出。(图9)三足鬲同样是极为珍稀的西周精品,圆浑的造型以及精美的纹饰独一无二,更重要的是,鬲身刻有65个字的铭文,铭文内容与当时的一位皇族遗孀相关。三足鬲1939年是纽约收藏家卢芹斋C.T.Loo&Co的藏品,并在当年公开展出过,1942年被亚瑟米高购得并与上述的方斝一起公开展出。此外,上拍的商代青铜斝27.6万美元拍出,战国镶金几何纹铜方壶28.8万美元成交。
  中国市场同年价超百万元青铜器的也有数件,以中贸圣佳春拍的商代青铜饕餮纹三牛尊价格最高(图10),694.4万元。三牛尊高36.4厘米,原为日本千石斋旧藏,2003年曾被《收藏家》杂志第4期用作封面,尊上口侈大,口径与肩宽几乎接近,肩宽而微鼓,上饰三牛首,腹饰饕餮纹与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商代龙虎铜尊极为相似,青铜器研究专家李学勤将其定名为商代中期饕餮纹三牛尊。“此尊与龙虎铜尊,晚于河南郑州二里岗期,早于安阳殷墟一期,填补了两者之间的空白,对于商代铜器断代分期具有重要价值。”原藏于日本企业家千石唯司氏家,与2006年12月9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以4800万元购藏的商代子龙鼎同出一个藏家,曾在日本大阪公开展出过,并出版了《中国王朝之粹》展览图录。据文物专家赵榆研究:此尊大约在上个世纪的抗日战争时期被安徽省阜南县朱砦镇常庙乡百庄农民张殿春在润河打鱼捞出,当时共捞出古青铜器13件,后被反动官僚和恶霸地主掠走,此件后流落到日本被千石唯司氏家收藏。1953年,日本学者西平藏六对饕餮纹三牛尊进行鉴定,并在木盒上用汉字写下:“此器高壹尺贰寸,口径壹尺,形式壮大,而饰器腹以牺首,饕餮纹矣。其牺首之异形,饕餮纹之表出鲜锐,洵所可珍重也。铜色通体带黑瓜皮,铜色而随所青绿之古锈斑斑,可喜之,出土复传世,爱玩之结果,所思考也。昭和癸巳(1953年)之冬日,西平藏六,观。”
  自2006年首拍后,青铜器一直是澳门崇源拍卖的重点戏,2007年该公司依然拍出了数件超百万元的青铜器精品。高28厘米的西周蜗身兽纹卣春拍时以460万港币高价成交(图11),卣为提梁型,器体呈扁圆形,高圈足,提梁两端为兽首。口沿下饰立体兽首,盖面、器腹装饰蜗身兽纹,蜗身兽纹主要流行于西周早期,盖沿、口沿、圈足饰有龙纹。此卣器内壁刻有“史父丁”3字铭文。(图12)276万港币成交的商代兽面纹斝,高达46.5厘米,器型硕大,并不多见,斝为圆形,侈口,束颈,深腹,腹底外弧,下承外撇的三条尖锥足,口沿上有两个菌形柱,柱顶饰由火纹。腹部装饰兽面纹,兽目突出,是商晚期流行的装饰方法。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高古青铜器的价格在持续走高,但仍然没有明清御制铜器的价格涨幅惊人。同年香港苏富比征得当年圆明圆流散的十二生肖马首铜像,拍卖成交价高达6910万港币,其价格早已不可与2000年保利集团首次竞购十二肖兽首文物时同日而语了。不仅如此,1对清乾隆时期的御制铜铸刻龙凤纹双耳活环方觚也在该公司拍出了1130.35万港币的高价。受行情利好影响,北京翰海上拍的“大清雍正年制”楷书款铜海水龙纹瓶拍前仅估60万至90万元,但是拍卖时受到了多路买家的激烈竞争,竟然争到了1570.24万元的高价。
  若与明清铜器交易价格的涨幅相比较,显然海外高古青铜器的行情还有一定的差距。而由2007年纽约、伦敦市场的情况来看,青铜器的上拍数量明显大减,可见欧美市场的流通量也相当有限,倘若没有大收藏家或者收藏机构换手,这种情况未来也很难改变。
  2008年:高古铜器让位明清铜器
  明清铜器抢夺高古铜器市场地位的现象在2008年里表现得最为突出,此年以纽约、伦敦为中心的高古铜器拍卖市场精品缺乏,高价成交品不多。中国市场仅香港、澳门有少量高价品成交,澳门崇源一枝独秀。而反观明清铜器,御制铜器动辄以二、三千万元成交。中国铜器年度成交前十名中,仅1件高古铜器入闱。
  纽约市场全年成交价超过10万美元的也就十余件,伦敦市场成交价超过1万英镑者不足十件。3月19日纽约佳士得成交的15件青铜器(包括2件铜镜),是纽约全年单场成交量最大的一场,多数来自欧美地区收藏名家旧藏,比如Spink & Son、Earl and Irene Mors、Gisèle Cr?es等,其中5件价超10万美元。高26厘米的商代饕餮纹青铜鼎、高20厘米的西周早期青铜螭纹方鼎均以22.9万美元拍出,皆分别高出估价的1倍有余,2件皆为伦敦Spink & Son的藏品。(图13)哈佛大学美术馆藏有与饕餮纹青铜鼎的类似品,此外河南省安阳县的出土物中亦有类似纹饰者。(图14)螭纹方鼎铸有7字铭文,应是殷商安阳地区的制品。Earl and Irene Morse旧藏的商代青铜盂以15.7万美元成交(图15),铜盂直径26.5厘米,1982年著录于其藏品集《The Morse Collection of Ancient Chinese Art》。曾经仇焱之Edward T.Chow、“青铜女王”Gisèle Cr?es旧藏的商代晚期饕餮纹青铜觚以13.3万美元成交(图16),铜觚1980年由仇氏家族交由伦敦苏富比12月份拍卖,1985年转入Gisèle Cr?es之手。另一件Gisèle Cr?es1987年入手的西周早期蝉纹青铜盆此时拍出了12.1万美元,(图17)赛克勒Arthur M. Sackler收藏有类似器物,陕西省扶风县齐家村19号墓也曾出土过类似青铜盆。
  该公司同年秋拍亦有4件青铜器成交价超过10万美元,Gisele Cr?es于1987购进的商代末期青铜饕餮纹兽耳方罍以37.45万美元拍出(图18),高31.5厘米。英国大古董商Eskenazi于1998年购进的秦/西汉青铜雁足灯以21.85万美元转手,(图19)铜灯高47.3厘米,造型硕大奇特,极为罕见,Eskenazi购得后当年曾在《Animals and animal designs in Chinese Art》展览中展出。上个世纪20年代即入藏法国家族的西周青铜凤带纹壶以20.65万美元拍出,(图20)高49.5厘米,铜壶造型简略,壶体除盖沿、壶肩部以及底足上方铸饰凤带纹外,两侧腹部均以线条取代纹饰,素雅大方。
  3月18日纽约苏富比曾上拍“德馨书屋藏青铜器”专题,但是上拍的4件商周铜器皆因估价过高而流拍,封面拍品西周青铜方彝的估价最高,达380万至450万美元。伦敦苏富比这一年上拍的青铜器不多,春拍成交的6件仅1件价超10万英镑——高20.4厘米的商代几何纹青铜鼎以12.05万英镑拍出,(图21)此鼎1979年12月曾由该公司拍出。
  澳门崇源此年春秋两季拍卖共上拍了188件青铜器拍品,成交约80%,依然保持着中国市场青铜器拍卖的头牌地位,两季拍卖成交价超过百万港币的达36件之多,五成以上的成交品价位在几十万港币。年度最具代表性的拍品数春拍的商代晚期的兽面纹瓿(图22),以3220万港币拍出,高42厘米,造型少见——圆肩鼓腹浑若一体,圈足略外撇,体外以六条厚实扉棱分区,“肩部铸三兽首间饰龙纹,腹饰兽面纹,圈足饰对称的龙纹”,据该公司专家查证,“这件瓿与1959年湖南宁乡黄材寨子山出土的一件瓿相似”。
  2009年:赛克勒旧藏大放异彩
  高古铜器2009年的释出量较少,上拍数量最多的还是纽约、伦敦市场,中国市场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青铜器拍品仅出现了一二件,大量是历代铜镜拍品。
  纽约市场焦点在佳士得的赛克勒(Arthur M. Sackler)旧藏拍卖上。赛克勒医生是美国重要的中国艺术研究倡导者之一,香港中文大学的苏芳淑教授称他的收藏“是一座巨大的中国艺术品宝库”。他尤其痴迷中国青铜器、玉器,曾在1987年出版的《赛克勒藏商代青铜礼器》前言中坦言,“中国美术的各类媒介在不同时代都达到了极致体现。神游此中,我发现,商代青铜器予人的兴奋,与商周的精美玉器,与有汉以来的陶木石雕像,与唐代的金银器,与明代家具以及明清的瑰丽书画竟有异曲同工之妙。”他“秉持并推广着以最新的艺术史、考古学和技术手段进行深入的跨学科研究理念”。在他的支持下,哥伦比亚大学1967年举办了楚帛书论坛并出版了文集,普林斯顿大学1973年举办了石涛画展,1987年至1995年间出版了三册赛克勒藏古代青铜礼器的重要著作。他出资成立基金,“推动了西方在中国艺术研究领域硕果累累,培养的人才在美国、亚洲及欧洲亦卓有建树。”
  2009年3月18日,纽约佳士得春拍48组赛克勒旧藏高古铜器全部拍出,2件价超百万元,25.4厘米的商晚期青铜簋以18.25万美元拍出(图23),35厘米的西周晚期青铜弦纹带盖簋以21.85万美元成交(图24)。这两件藏品都曾是Frank Caro的收藏,商晚期青铜簋大约在上个世纪50年代流入欧美市场,1958年3月曾在美国加州展出,1964年归Frank Caro,1968年至1987年间,至少被4种著作著录,经多位藏家收藏。弦纹带盖簋大约在1940年代被卢芹斋贩到纽约市场,也在1964年归Frank Caro,曾经过多次展览、出版。值得注意的是,上拍的数件青铜日用器、兵器均以高价拍出,如商代晚期的两件青铜戈成交价均超过40万元人民币,嵌绿松石的青铜戈以6.85万美元成交,嵌绿松石青铜柄玉戈以9.85万美元拍出。(图25-31)
  纽约佳士得秋拍34组青铜器也悉数成交,也有2件西周早期的青铜簋价超百万元,23.5厘米的一件以36.25万美元拍出(图33),27.3厘米的一件15.85万美元(图34)。9月16日纽约苏富比秋拍的拍场上,也以38.65万美元拍出一件高43.8厘米的西周兽活环青铜罍,价居全年中国铜器成交价第十位,尺寸大小、造型、纹饰与2006年该公司春拍以40.8万美元拍出的一件如出一辙。
  伦敦市场仅邦潮斯秋拍高价成交了2件商周青铜器,编号3的商代饕餮纹青铜觚以37.84万英镑拍出(图35),编号8的西周青铜双龙纹簋拍出了49.04万英镑,后者是去年成交价最高的一件高古铜器(图36)。
  去年香港以及内地市场上高价成交的青铜器数量很少,仅佳士得12月1日以266万港币拍出1对春秋时期的青铜夔龙纹兽耳壶(图37),两件壶一有盖一无,有盖者通常62.5厘米,无盖者高54厘米,壶的双耳分别以一对展翅腾飞的凤鸟造型,极为奇特。
  2010年:青铜器专拍成交破亿
  今年纽约佳士得春秋两季的青铜器拍卖备受业内人士瞩目,春拍依然是赛克勒藏品受市场欢迎,秋拍该公司隆重推出的何安达Anthony Hardy思源堂旧藏青铜器专拍,打破了近十年来青铜器拍卖的数个第一。
  3月25日首先上拍的是83组赛克勒藏品,其中36组唐代及唐以前的铜器仅流拍1件,其中3件成交价超过10万美元。高36.5厘米的商代/西周时期的饕餮纹獻估1万至1.5万美元,(图38)拍至14.65万美元,此件拍品早在1973年即由纽约苏富比售出,此后多次被中美研究人士、收藏家收入著作中,陈梦家先生1977年的著作《殷周青铜器分类图录》中即收入此件;紧随其后上拍的38.1厘米长的西周晚期青铜匜也拍到了13.45万美元(图39),也是几经著录的传世品;高29.2厘米的战国晚期青铜饕餮纹壶以11.05万美元拍出(图40),此壶1971年由纽约苏富比秋拍售出。(图41)
  该公司次日上拍的中国瓷杂专场中,上拍的13件高古铜器也悉数拍出,且4件价超10万美元。1973年6月曾由伦敦苏富比拍出的商代兽面纹圆鼎以15.85万美元成交(图42);2007年由该公司春拍释出的西周早期兽面纹簋也以15.85万美元易手(图43),此件1940年代早期是Arthur B.Michael的藏品,1942年、1977年曾先后在纽约、日本被出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流出中国被日本人收藏的西周早期兽面纹簋以38.65万美元拍出(图44),此簋宽25.4厘米,底刻四字铭款;曾经Eskenazi收藏的汉代人型铜灯也拍出了10.45万美元,(图45)此灯高22.2厘米,是汉代人型灯的代表器物。
  9月16日纽约佳士得推出的“思源堂中国古代青铜器珍藏”专拍,是近十年来唯一一场以中国青铜器为主题的私人收藏专拍,上拍的122组/件拍品拍前估值逾1500万美元。由于专拍器物多数是上个世纪欧美地区收藏名家的藏品,且有着清晰的收藏传承,拍前就已经受到了业内人士的看好。果然,当天成交了98件,成交率达80.33%,总成交价达到了2075.1万美元(约14083.71万人民币),是近十年中国青铜器成交额、成交率最高的一场专拍,其中5件拍品价格超过了百万美元,商代晚期的一件连盖方彝拍出了333.05万美元的高价(约2260.4万人民币)。若以人民币的汇率来看,98件成交品中24价格超过了百万元人民币,其中4件价超千万元人民币,将中国青铜器在欧美拍卖市场上的成交价格拉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详见本刊上期)(图46——图53 扫图录)
  青铜器一直被海内外文物艺术品收藏家看作是顶级重器,上个世纪90年代的纽约,名家收藏品已有拍出上百万美元的青铜器精品了。比如1997年3月20日,香港敏求精舍会员徐展堂静观堂第二次专拍交由纽约佳士得拍卖,其中数件青铜品都拍出了前所未有的高价:编号38的西周饕餮纹兽面大青铜鼎(高57.2厘米)拍出了165.25万美元的高价,是所知上个世纪90年代里拍卖场上成交价格最高的一件中国青铜器;编号42的西周晚期变形兽纹青铜盉(长33厘米)以38.75万美元成交。同年9月18日,徐展堂的第三批藏品专拍也在纽约由苏富比拍卖,上拍的5件青铜器悉数超过拍前预估价拍出,编号117的春秋时期鸟兽纹青铜方簋也拍出了38.75万美元。
  今秋思源堂的这场青铜器专拍,精品的价格已经动辄超过百万美元,足见海内外收藏家对于青铜器的热情始终不减,且这种热情正在以极强的感染力影响中国市场,其前景如何,似乎不用笔者赘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9 08: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soso_e16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9 09: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学习!感谢玉人版主上传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9 09: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2.gif 顶.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9 12: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00-7.jpg
商代青铜“卫父”提梁卣


00-6.jpg
战国青铜貘镇




00-8.jpg
西周周宜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9 12: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玉宝祥 发表于 2015-10-19 09:01
关注,学习!感谢玉人版主上传分享!

多谢您的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9 12: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9 12: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00-9.jpg
高19厘米的商代晚期的鸮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9 14: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121819e4h4tyymvjt04jk0.jpg
欣赏,学习!{:soso_e182:}{:soso_e182:}{:soso_e18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任南红山文化网 ( 京ICP备18011924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8-10-21 05:33 , Processed in 0.11854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