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山文化,任南红山文化官网,玉器鉴定,任南,赤峰,古玉,史前文明,中华古玩,华夏收藏,雅昌,古玩收藏,古玉鉴定,玉器鉴定,战汉玉器,三星堆文化,良渚文化,战汉玉器,收藏家,中华古玩,华夏收藏,红山文化玉器,宋代官窑瓷器,汝窑瓷器,和田玉器,鉴定,铜器,拍卖,宝石,绿松石,遗址考查,考古,战国玉器,秦代玉器,秦朝,明清玉器,德化瓷器,玉观音,佛像,建白瓷,定窑,玉猪龙,龙泉窑,越窑,定瓷,任南红山,百度,佛教,手串,木器,傢具,摄影,字画,书画,名人,茶艺,红木,黄花梨,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9|回复: 11
收起左侧

刘大同《古玉辨》原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马纪宁 于 2018-9-14 21:44 编辑

刘大同《古玉辨》原文



《古玉辨》是刘大同先生著于1940年的力作,描述了中国古代玉器的历史、特性、分类、产地、刀功、用途等,还包括了玩玉、盘玉、辨别真伪等方面的经验心得的总



结,是古玉鉴赏、理论研究方面的经典。《古玉辨》以实物为据,绘出图形加以论证和说明。现仍为考古工作者和古玉研究人员的重要参考资料。收藏、研究古玉的人对



《古玉辨》推崇备至,不时引用,以为鉴别古玉真伪之准绳。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纪宁 于 2018-9-14 21:38 编辑

自序



世之著金石书者,如无参考之书,则书不易著;如无鉴别之识,则书不易着;即使有鉴别之识,参考之书,而见闻不广,搜集无多,则书仍不易著,此理之必然者也。


余自幼嗜古有癖,独于古玉则尤甚。饮食起居,佩不去身,古族中老幼,皆以玉痴目我。既壮,好之愈深,是以庚子之变后,有俄使白兰荪之赠品数百具,亦奇遇也。


惜宁局被回禄,荡然无一存者,每一念及,不觉黯然。



今老矣,而嗜古之癖,仍不少减。殆所谓古欢清爱,年愈老而情愈笃。少时所得玉痴之名,原非无因而至也。伏思吾国文艺之开化,以玉为最古,其他皆在其后。今人


只知钻石翡翠,金银古铜古瓷之为贵,而不知“君子比德于玉”之可宝,其数典忘祖,已大谬矣。故毛氏有传,郑氏有注,许氏有书,以及宋宣和之《古玉图》,吕氏


之《考古图》,元朱泽民所撰之古图者,皆恐后人不知古玉之名称,作何使用,为考古也,吾今作《古玉辨》者,是恐人不能辨古玉之真赝,为存古也,命名虽异,而


好古之心则同也。倾于著《研乘》,补《隶篇》,释《泉苑菁莘》,诸书脱稿后,特以古玉考据之书,世不多见,如吴清卿之《古玉图考》,以螭为虬之误;陈原心之


《玉纪》,以六千年不出世之古玉,即化为泥之谬,一近附会,一近臆断,其中固多错误,但其苦心著录,亦属不易。何者?自吴陈二君去后近数十年来。弹此调查,


尚有人乎?诚恐长此以往,则讨论者无人,研究者无人,精鉴者述者更无人。正如《典坟》《丘索》之无人读,黄钟大吕之无人闻,将古圣前贤所宝贵之球璧,视若沙


砾,或破圆为方,毁赵氏之完璧;或染红煮黑,污虞廷之败环,岂不大可惜哉!故就耳目所及,以及六十余年把玩佩带之经验,约略纪之,至诸同好,以供研究。如云



诸书,则吾岂敢。


——庚辰春诸城刘大同自序于研光阁


一,古玉普通名称



玉之未入土者,名曰传世古,又曰自来旧。入土者名曰土古,殉葬之玉,因其含殓,名曰琀玉。红如血者曰血古;微红者曰尸古;水银沁者曰黑漆古;受地火者,纯白


曰鸡骨白,微黄曰象牙白,微青曰鱼有白。重出土者曰重出土;伪造者曰老提油,又曰炸侩,改造之曰旧玉;改造后雕者,曰古玉后雕。


二,玉之性


玉入土者,性喜燥,不喜湿。土湿则易烂,色亦暗淡无光。南方出土之玉不多见者,皆腐烂,多不完整,而色又不足惊人故也。南方三代之物,固所少见,即六朝之


物,亦寥寥无几。即偶尔遇之,求其色泽鲜明,礼质完整者鲜矣。


三,玉之品



玉有干老鲜嫩之分,又有粗疏细腻之别。此皆由产玉之地质与出土之地点不同故也。若玉之美者,虽受沁色极厚,而精光内涵,厚重不迁,不望而知其如端人正士之正


色不挠也。此不可不辨也。


四,玉之质



古玉形式,考之《古玉图》《考古图》等书,言之详矣。若论玉质,坚者如入燥地,虽万年亦不能朽烂如泥。陈原心《玉纪》云:凡玉在土中五百年,体松,受沁千


年,质似石膏,二千年形如枯骨,三千年烂如石灰,六千年不出世则烂为泥。此乃臆断之词,决不可信。余建出土之玉,有清初之物,入土不满三百年,,亦受土沁,


但不能入骨;又见夏器,玉质完善,五色灿然,令人可爱,入土三千年之久,并未有烂如石灰者;又见石器时代所用之玉斧玉铲,虽属沙蚀土吃,虽经千年以上,而亦


未有烂如泥者。即此足证原心所见不广,抑或原心所见不玉,以鸡骨白色为烂如石灰,则更误矣。盖玉入土,年久即软,不软则色不能沁入;出土后,见风即硬,其或


有朽烂之处,日久亦即坚硬,绝无如泥之理。如在土中化为泥者,即不能出土矣,此必然之理也。如玉质不坚,与出于海滨之地,及闽越之间者,不在此例。


五,玉之色



玉有新旧之分,色有九种之别:曰瑿,则玄如澄医;曰碧,则蓝如靛沫;曰玮,则青如苔藓;曰瓐,则绿如翠柳;曰玵,则黄如蒸栗;曰琼,则赤如丹砂;曰璜,则紫


如凝血;曰瑎,则黑如墨光;曰瑳,则白如割肪;曰瑌,则赤白斑花;此玉本色也。若入土之玉,年久受地气所蒸,无论与何色之物相邻,皆能沁入。地中水银,到处


流动,引物与玉熔于一炉,故玉之首色沁者,不止九种,每至十余种不等,直同窑变,令人莫名其妙。并且气味亦能沁入,若死尸所沁,即带臭气;碱水所沁,即带腥


气;土沁者多土锈气;铜沁者多铜臭气。故非用开水煮之,或灰提油法,不易退其腥臭之气。惟铜沁不宜用开水煮之,此不可不知也。


六,玉皮




三代之器,无论大小,未见有带玉皮者;秦汉六朝之器,亦不多见;唐以后即时常有之。人皆不以为贵,到清乾、嘉以来把玩之玉,专尚玉皮。将来千百年出土后,或


有以玉皮为沁者,抑未可知也。


七,玉之出产



玉性属金,多产于西方,以和阗叶尔羌二处为最上。精光内涵,体如凝脂,其圣洁细腻,厚重温润,佩之可以养性怡情,驱邪辟瘟,有益于人身者,美不胜收。水底出


产者,曰子儿玉,则尤为贵重,若宝盖玉次之。尤有异品,曰天智玉,如水不热。昔殷纣自焚,曾以五千玉裹其身,他玉皆化为石灰,独天智玉仍旧毫无所损,故武王


取其而宝之,以其为稀世之珍。至蓝田荆山所产者,虽极美,而所产者少。又有于阗之三河,东有白玉河,西有绿玉河,又西有鸟玉河,以及新疆峭壁峻崖之石,亦多


产美玉。又有莎车之玉河,昆仑山下各河,以及新疆峭山之间,皆产玉。若西南阿丹巴勒布两处所产,质如翠石。翡翠出于缅滇,其形似玉,实非玉也。有光浮于外,


带有石锈者,人每目为色沁,则大谬矣。此不可不辨者也。


八,玉分出土地点


、古玉出土者,以陕甘最多而最上,冀鲁豫晋,以及皖北徐扬等处次之,他省皆自愧一下。每见三代古物,其出土纹理棱角皆完好无损者,多出自西北。是因其土燥而



玉性不能衣也。江北数省,土干而不燥,年久每年斑点之痕,故次于西北。他省地多湿气,所出古玉,花纹字迹,往往温漶而不清晰,且少完整之器,故不足重也。按


出土之玉,皆因土性为转移。出自沙土地者,多干洁;出自五金矿地者,多受矿质沁染,而不纯净;出自海滩者,则色皆混沌,而体无完肤,此不可不辨也。


九,受沁色之古玉


凡古玉出土,受色沁者,品类繁多。有不受色沁,而亦不受土蚀,形似传世古者,此玉之最坚者也,颇不易得。又有身多土锈,而无他色沁者。琀玉最少。琀玉受一沁


者,名曰纯一不杂;受两色沁者,名曰黑白分明,又曰天玄地黄;受三色沁者,名曰三光照耀,俗名三元及第,广东南洋,名曰桃园结义;受四色沁者,名曰四维生


辉,又名福禄寿喜;受五色沁者,名曰五星聚魁,又名五福呈祥,通称之为清五彩;受群色沁者,多至十五六色不等,名曰群仙上寿,又曰万福同攸,通称之为混五


彩。余家存一旧玉乐壶,黄玉质,两面刻八骏,刀工精深,受沁十余色,马色各不相同,至铁莲青,桃花红,雪白,栗黄各色,尤鲜妍,为世所罕见,真巧沁也。又存


一古玉蝉,白玉质,沁有四色,物小而精,亦系巧沁,均被抄没。


十,色沁各种名称


受黄土沁者,色如甘栗,名曰玵黄;受松香沁者,色如蜜蜡,名曰老玵黄;受靛青沁者,色如天青,名曰玵青此系青衣之色,传染沁入玉理者,深如蓝宝石,名曰老玩


青;受石灰沁轻者,色红艳如碧桃,名曰孩儿面,复原时,直同碧霞玺;受水银沁者,其色黑,名曰纯漆黑,此非地中水银所沁,乃古代殓尸之大坑水银沁入,方有漆


色;受血沁者,其色赤,名曰枣皮红,深者名曰酱紫斑,此乃近皮之物也。或云血不能沁玉,以人死血枯竭无生气,必因地气所蒸,与他物混合为一,方能沁入玉内作


深紫色,此一说也。受铜沁者,色如翠石,名曰鹦哥羽。铜器入土,年未久即生青绿色,年久则尤甚。玉与之邻,为其传染沁入,复原时,比翠石而更娇润,但用热水


洗之,含有铜臭气耳。此外杂色尤多,红有鹤顶红,人参朵,朱砂片,胭脂斑,鸡血红;黑有乌云片,淡墨光,黑漆古,多貂须,美人鬓;紫有茄皮紫,玫瑰紫,羊肝


紫,紫檀紫,紫灵芝;青有铁莲青,竹叶青,虾子青,熊胆青;绿有松花绿,苹果绿,蕉牙绿,瓜皮绿,鹦鹉绿;黄有蜜蜡黄,米色黄,鸡蛋黄,秋葵黄,栗色黄,老


酒黄,黄花黄,黄杨黄;白有鸡骨白,象牙白,鱼骨白,糙米白,鱼肚白,梨花白,雪花白。又有梨皮,橘皮,象皮,骆驼皮,黑蚓迹,鱼籽斑,鱼脑冻,蚂蚁脚,鹅


眉黛,牛毛纹,鹧鸪斑,蛤蟆皮,荔枝核,冬瓜瓤,烂豆豉,石榴籽,碎茨纹,槟榔纹,洒珠点,古铜色,细罗纹,银灰色,瓦灰色,冰糖块,雨过天青,梅花数点,


长虹贯日,太白经天,金星绕月,玉带缠腰,红日东升,秋葵西向,孤雁宿滩,苍龙浴海,桃花流水,银湾浮萍等名。受沁之原,不易深究,足见地气化生万物,奇奇


怪怪,变化之无穷也。但论沁色,无论何色,以透为贵,次则为巧沁,虽薄如玉皮,轻如蝉翼,亦有逸趣。余昔存有巧沁大件九品,小件二十五品,其奇形怪状,真令


人梦想不到。至《稗史类编》云:出土之玉,血古尸古为最贵,黑漆古土古为价低。今人又重绿铜沁,均未知古玉受沁之由来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纪宁 于 2018-9-14 21:42 编辑

十一,沁色小品之精


色沁之玉,大而精者,固不恒见;即小而精者,亦不易得。曾见郑君肯之,购一玉觚,小如葡萄,满身雄黄沁,光如宝石,其刀工之精致,又非寻常可比,真可谓六朝


巧雕之精品。稚樵侄得一玉蝉,小如扁豆粒,质白,色沁为铁莲青,刀工极细,视之栩栩欲飞亦精也。余昔得一碧玉佛,小如枣核,遍体鱼籽斑,刀工亦甚圆浑,知非


近世所能造,或云蒙古旧刻,虽未敢决定,但亦精矣。纪元十七年,在沪上见古冕旒百余棵。每棵有二三沁及四五色不等,古香异采,令人生羡,因索价过昂,不敢问


鼎。三代古物,如此小而且精,精而且多者,实所罕见。



十二,五色沁之古玉


凡玉出土,沁以五色者为最上,三色四色者次之,二色一色者,又次之。盖以地中五色不易产于一处,惟殉葬时,方能萃集五色于一穴,吾故曰非琀玉,不易受五色之


沁也。况所见五色沁之古玉,多系妃嫔所佩之物,故古玉之沁,首重五采耳。按五色沁,光怪陆离灿烂照人。有花纹者,千不一见。即未经雕琢者,亦殊可珍,较之受


色沁少者,则远胜百倍。谚语云:玉得五色沁,胜得十万金,极言其可贵也。庚子变后,俄使赠余数百件,颇多佳者。但圭璧琮璜等器,受两三色沁者甚多,受五色沁


者,仅一琮一笄耳。以大内收藏之多,尚不易获,其他可知矣。惜宁局被火,无一存者,言之神伤。幸家藏夏时龙凤陪,未经损失,故至今佩之,而不肯去身也。倾又


得一小琮,群色沁入,希少刀工,但亦西周旧物,可珍也。


十三,水银沁之古玉


水银沁,有地中之水银,有殉葬之水银,有大坑小坑别,大坑水银,皆帝王列侯所用,其沁入之深厚与小坑不同。有一器而全体皆黑者,有一器而半身皆黑者。三代之


物为最多,秦汉次之,两晋以后,即不多见矣。水银沁大则成片,小则成块,细则成线,皆因玉质坚与不坚则分,但色黝黑而有亮光,则一也。若地中水银所沁,有浅


黄色牛毛纹者,有露白点冰片纹者,有在玉中而自行流动者,其色泽亮光,虽露有淡黑色,究与殉葬水银,迥不相同。常见古玉,黑白分明,一半大坑水银所沁,一半


地中水银沁。地中水银,轻如流水,故所沁者形似鱼脑冻,人见之以为玉质之脑,非也,大坑水银所沁者即成黑漆古矣,况玉脑色与玉质无异,地中水银沁,则变为黄


白,或微黑微青,皆因地气使然也。此不可不辨者也。幕友韩翕如,赠余黄玉束发,形同宝石,含有水波淡白色,此即地中水银沁一证也。人每以地中水银所沁与殉葬


水银所沁混而为一,则更谬矣。


十四,水银沁之老嫩


三代古玉因入土年久,水银结成大片或大块,干老异常,非佩之数十年,不能透清光。一经盘出,则黑如漆,明如镜,其耐人寻味,多有不可思议之处,如余所佩之碧


玉琮是也。秦汉古玉,水银亦有结成大片或大块者,其色鲜亮,特少有干老之气,如余所佩之碧玉虎符是也。两晋六朝之物,水银明亮,若有浮光,且成薄片者多,而


深透者少,故伊盘出,如余所存执黄玉宫门环,沁如纸薄;白玉袈裟圈,沁如枣皮;白玉琮,满身牛毛纹者是也;清室亲贵,多佩此等旧玉。若唐宋之物,水银吸入未


久,色易变动,其气质不厚,最易盘出,即脱胎后,亦乏古意,此不可不辨也。


十五,受地火之古玉



玉受地火者,皆变为白色,俗称为石灰沁,即今所谓鸡骨白,象牙白是也。按鸡骨白,为白玉质,象牙白,为黄玉质,犹有淡青者,为鱼骨白,其质乃青玉也。以地中


无天然之石灰,而有自然之地火,凡玉经火,其色即变为白,形同石灰,犹之石见火,黑者赤者皆变为白,而白者乃更白,故俗名之曰石灰沁也。玉属石之精,故其性


无殊,今见人之移冢者,开坟后大棺被地火焚毁,往往有之,即此足见玉受地火亦然。或云,筑坟修墓,所用砖瓦石块,必须石灰灌浆,方能结成一片。是古墓中必有


石灰,故名为石灰沁。此说亦似近理,但不如地火这说,为可据也,盖以石灰沁,玉变红色,与受地火之玉,色皆变白者不同,故不得袭谬沿讹,通名之曰石灰沁也。


余佩一印,文曰气象万千,白玉质,水银沁过半,佩于腰间,已二十余年,一日失落,不知所在,次晨童子扫炉灰,见在灰中,已变为鸡骨白矣,可见地火与炉火相


同,又乌足疑焉?再徵之前,在宁局被焚之古玉,其色皆变为石灰,大者皆碎,零星小件,尚有被局役捡去这,其所沁之黑者,青者,黄者,均成石灰色,亦不过深浅


不同儿,此尤足据也。


十六,古玉出土之变相


玉出土,有形如瓷片者,有形如瓦片者,有形如石灰者,有形如枯骨者,有形如兽角兽牙者,有色如木炭者,有色如生姜者,有色如烂酱者,有色如鲜枣者,有半露质




地者,有不露质地者,有带玻璃光者,有遍体不露玻璃光着,此种形形色色,愈古愈怪,真令人难测。嗜古者,当格外小心,切不可因其形色而忽之。诚以斑锈深厚,


年愈久而形色愈黯,一经盘出,各种色沁,毕露其精采,有匪夷所思之妙。露质地者,固佳,不露质地者,其古香异采,尤其奇绝,此不可为知者也。



十七,香玉


古玉出土,含有香气者,世不恒见。余时存一玉勒,白色方形,长二寸六分,方五分,云雷花纹极精深。于佩之有年,因调查国界,渡松花二道江,乘独木卫护,将登


岸,跳板一跃而下,不觉系之绳坠断,将勒落于水边,旋令护兵随从十余人入水寻觅,终不能获,今三十余年矣。每一念及,为之怅怅,因香玉之不易得故也。按此种


玉入土时,比邻于奇南,或松香樟脑沉香等物所结而成,有谓系受地中硫磺所沁,亦未可知,但非用手把玩,至玉不凉时,其香气不出也。


十八,温凉玉


泰山老母宫,旧玉一枚,长约一尺五六寸,阔约六寸余,其样式尖圆形,一半白,一半黑,黑者温,白者凉,人皆异之。余以为此玉入土时,一半插入水中,一半浮于


水面,年久出土,其在水中者,必凉,见日光者,必温,因水气日光,一凉一温之性所结而成,犹之石置盆中,在水中者凉,见日光者温,其理一也。



十九,澄潭水之古玉


玉有出土,后落于潭水之中年久,再出土者,名曰澄潭水,此种含有水气,润泽异常,较之脱胎旧玉,犹胜数倍。以其清光能照人影,诚为罕见之珍。余见清纯帝所佩


之黄玉纹鱼佩,受三色色沁,名曰澄潭水,视之首尾欲动,真奇品也。按玉性喜燥,而患湿,故出土古玉佳者多在西北,独入于潭水中,于无石无泥处而得此宝,为世


所珍,岂不怪哉。


二十,重出土之古玉


重出土之古玉,土蚀必有露出两层之形,细视内必透彻有光,外必含有污积之象,土蚀亦有深浅之分,若用滚水煮之,则污浊自退,清光大来矣。常常把玩,即能脱胎


变为宝石色,较之第一次出土者,尤为特出。余昔存黄玉虬纹佩,满身黄斑,首有一角颇长,如吴清卿古玉图所考载之虬纹佩,首无角者误矣。盖虬有角,螭无角,不


可不辨。审其质地,似重出土物,只因大不易携,故未盘出。又存有白玉蚕影佩器小而精,受水银沁极厚,审其肌理,精光内蕴,乃佩之数年,居然还原,有宝石色,


见者以为此玉易盘,余曰此乃重出土之玉也,第一次出土时,早已人盘过,故今日再盘,即省工矣。此理之必然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玄玉

余少时,与族兄西岩同学,夏日同浴于小浯河之龙湾。西岩好食蟹,每于石洞中捕之。忽得一蟹甚巨,其甲钳一小石,黑如琥珀之瑿,光极空灵,疑为寻常之牛角石。既审视花纹极精细,乃一玉压脐耳。余索持之经两月余,不知失落何处,迄今思之,殆所谓澄潭水欤?

二十二,把玩之玉

玉佩历代皆有,至把玩之品,自秦汉始盛行于世。诚以玉佩皆所斩成片段,故宜佩之身边。把玩之玉多子玉,椭形者占多数,故宜持在手内而易于玩弄也,余所见把玩之玉,多系雕以鸟兽虫鱼,龙虎虬螭等式,均系子玉,且皆秦汉以后之物,未见有三代之器。足见把玩之品,皆因子玉物小而精,后人不忍斩成片段故也。余昔存一白玉蟾,大可盈把,背沁有茄皮色,后被子方侄携去。存一玉虎,已成黑漆古,不露质地,刀工系汉八刀,佩之数年,后在广州有有人招饮,醉坐洋车而睡,手中所持之玉虎,不知失落何处,今尚有一玉虬,全身黑漆古,刀工极精,惜其角上,于出土时受有斧铲微伤;又有一白玉鸳鸯,卧荷叶上,沁有铁莲青,枣皮红等色,颇佳;又有一黄玉暖手,上刻一蝙蝠,全体刻卐字,盖取万福同攸之意也,受水银沁极重,刀工朴拙,含有古趣。以上数品,皆汉物也,至六朝以后把玩者,土古尤多,但已元逊秦汉亦。

二十三,宝玉之名称

周分宝玉与伯叔之国。当时所称宝玉者,是极言之贵,未必皆出土之有宝石色也。今之所谓宝玉者,皆以出土之玉变为宝石色,故名之曰宝玉也。玉不入土,而有宝石色者,仅璧铔一种而已,以其玉兼宝石改故耳。若出土之玉,不借盘功,而成宝石色者,吾未之见。盖以玉不受地气所蒸,诸色所沁,其肌理未变者,不能成宝石色。不受人气之养,盘功之深,其气质不变者,亦不能成宝石色。夫宝玉之可贵者,晶莹光洁,温润纯厚,结阴阳二气之精灵,受日月星光之陶镕,其色沁之妙,直同浮云遮日,舞鹤游天奇致异趣,令人不测。较之宝石徒有光采,而少神韵,能夺人之目,而不能动人之心者,则远胜十倍矣。故嗜古者皆称宝玉。余昔存一桓圭,上白下黑;一琥,沁有四色;一璧,鸡骨白色。均有宝采,玲珑可爱,惜被火焚。一黄玉佩,两面所刻螭龙,而中有一孔,作龙尾交错形,刀工颇古。两面朱砂沁,色兼红紫,全体光莹透骨,见者皆以为玉石。余佩之四十余年,而始臻此境,不易也。近得一三代系璧,小而精,亦如宝石,特少刀工;一晋代云龙璧,黑白分明,形如水晶。大小二璧,亦颇可玩;犹有二印,一碧玉形,如绿波;一黄玉,色同蜜蜡,皆脱胎旧物,亦多逸趣。

二十四,异品之玉

清光绪二十年,余在燕京夜市,购一旧玉,白色,茄式,刀工颇精巧,蒂多土斑,无他沁色。茄身如羊脂,中有水珠,大如豆粒,见者皆以为奇异,有谓水银沁入结成块者,有谓玉中生直,如土中生虫,,石中生虫者,其说不一。余以为如含殓之水银所沁,当即变色,且成片,成块,成线等形,人皆知之,而未闻有成珠者。即地中水银所沁,其光自流动,亦不能结于一处,而成豆大之水珠,如以为有玉中生虫,何以向日视之,不见虫迹?相传石中有水,曰空青,水晶亦有此空青,此或与之空青耳。石空青,本草云,产益州山中,但不知玉之空青,产自何处。天地生物不测,真令人不能识也。余佩之数年,后因访张振卿年丈于东城,乘骡车翻于玉带河桥下,当时昏迷不省人事,岸上人将余抬于一小铺内,休息片刻即醒,见仆人与车夫皆头破血流而擦药,则余无恙也。旋问仆曰,伤损物件乎?答曰玉茄碎矣,他无所损。余甚惊异,以为河底无石玉何由碎?审视之,见玉茄身中一孔如豆大,空无一物,而已分为两矣,惋惜之至。次日徐东甫表兄来视余伤,即以碎茄示之,渠曰:闻之出土古玉,能护人身体,今果然矣,弟其存之。后藏于旧玉匣中,十余年而无失。迨宁局被回禄,此玉茄亦在其中,可惜也,亦可志也。

二十五,骨变玉

兽骨变玉,为世所罕闻,质轻沁透,其光采色泽,直同五千年以上出土之旧玉,真可怪也。按兽骨变石,其年龄不知凡几,若变而为玉,其年龄更不可考矣。欧美研究地球之年龄者,当在所必须也。余得二枚古趣盎然,亦一奇观,似可作研究地球学着参考之一助。

二十六,传世古

玉器未经入土,而年已经久,满身红色牛毛纹,若隐若见者,是曾经多人之把玩,精神气血凝聚而成,故质地之实浆,含有生气,玩之亦多雅趣。余见兰陵王氏,其世藏之连环璧,长二尺余,一黄一白,中有联环系之花纹。黄者谷式,白者蒲式,刀法之精深大而完整,洵为巨观,视之即知为汉器。又于日友某公爵加,见一白玉壶,大而且厚,花纹极细,视之即知为晋器。族兄雨樵,存一碧玉鱼,惠藕桥兄存一白玉虎,余家存一白玉佛像,均未入土,牛毛纹极细,色微黄,审其刀工,即知为六朝故物。至唐宋之物,见者尚多,故不赘。

二十七,土古

凡出土之古,通名为土古。轻者曰土触,曰上锈;重者曰土侵,曰土斑。皆因地气所蒸,受土吃有深有浅,故现此形。如无此形,便非入土年久之物。亦有入土未就,而即出蛰,仅含有土气,用开水煮之,土气自退,依然如传世古无异。每有土锈浓厚,深入肌理,用刀刻上,不易削去者,盖因土有沙性沁入玉理,合而为一,故不易盘出。即盘出,亦不及色沁之光洁,耐人摩沙也。余存一赤玉璋,一苍玉璧,土沁处作干黄,含有沙石质。用灰提油法煮数次,亦无大效,极力盘之,微露暗淡之光,在奉天时,赠年丈英和卿侍郎。

二十八,琀玉

典瑞云:於驵圭,璋,璧,琮,琥,璜之渠眉。疏:璧琮以殓尸之下。注云:圭在左璋在首,琥在右璜在足,璧在背琮在腹,盖取象方神明之也。疏:璧琮者,通于天地。盖古人皆以玉为瑞,出于神秘之信仰,故葬时以玉为含殓。出土之玉,名曰琀玉。后人以旧玉为琀玉误矣,更有以琀玉为汉玉,则尤为可笑。按出土之玉,殉葬者十之八九,非殉葬者十仅一二,故受色沁多者,皆殉葬物也。礼曰:君子比德于玉。又曰: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可见生前所佩之玉,殁后多以此殉者,如高南阜以司马相如之白王私印殉者是也。至其子孙,以其先人生前所好之物殉者,笔不胜书,玉其犹重也,此吾国古今人民之习俗,而况古之帝王家乎?故今日出土之金石,皆自古冢,此其证明。吾不知楚珩赵璧今尚存于地下否耶?

二十九,男女老幼之别

今见出土之玉鸠杖首,知其为老者所用,蝶触等佩,知其为童子所用,圭璋琮璧,只其为王公所用,鱼佩系璧知其为士庶所用,若环佩琼瑶之类,知其为妇女所用,更有琮璧纂勒等之极小者,则知其为夭寿含殓所用。此不可不辨者也。余存一白玉勒,遍体牛毛纹,其大异常,一望而知其为三代物,惜少刀工,被及门高六吉索去。

三十,贵贱之分

古玉,以圭璧琮璜等为上,次则祭器环佩,再次则零星小件者,是三代之琀玉也,至秦汉以后,以印章符节为上,殉葬有用玉押者,玉押即玉版也,长数寸,体厚异常,以美玉为之,以围腰间,可保尸之上体,如鼻塞眼压,孔压,压须夹肘之类次之,下体之粪塞阴塞之类又次之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琀玉之有缺痕

琀玉有一刀之缺痕,有两刀之缺痕,皆玉人用刀削之,以记其为殉葬物也。今人皆知其为三代齐,而不知夏商之琀玉,皆完全无缺痕。至周时始分,日用之物,皆完整,含殓之物,故意刻之,使其缺陷,以别之耳。秦汉以后,无玉人之职,均属匠作,故无论日用与殉葬之器,皆取完整。据所见夏商之玉,与秦汉六朝之玉,未曾有一缺痕者,即此可断尾周时所制也。余存有碧玉瑗一,白玉琮一,皆一刀之缺痕,系璧一,黄玉璜一,皆有两刀之缺痕。而其拙朴之气,令人生羡。若伪造周器者,多仿其缺痕,但有意为之,刀痕明显易露,愈显其丑,此人人所易辨者也。

三十二,辨水火干三坑

凡古代帝王之陵寝,其穴宽大,含殓之玉甚多。穴空地中之水,易于灌入,故名曰水坑。穴中有地火者,名曰火坑。穴中无水火者,名曰干坑。水坑之玉多斑点,形如虫蛀;火坑之玉多裂纹,形同石灰,干坑之玉,皆带有枯槁之色,土锈之痕。三者盘之日久,皆可复原,但水坑不如火坑,以浊气太重之故;火坑不如干坑,一裂痕太多亡故,干坑即无此弊。若论盘功,火坑较易于干坑,干坑较易于水坑。按干坑水坑,初出土时,玉质皆松,以刀试之,有直同花乳石者。俟盘出后,以刀划之,坚不可破。故琀玉之新出土者,不问其质地之硬软,但试其刀工色沁之老嫩耳。

三十三,玉出土之软硬

玉入土中年久,其质即软,如不软,则色不能沁。至出土后,亦有硬软之分,硬者易辨,软者形同枯骨,或如瓦砾。此皆由地气燥湿所致,见者多不能辨。每见一器,一半软一半硬,硬者以刀试之,不能入,软者以指甲划之,即碎如泥土,但盘之日久,则软者亦坚不可破,此不可不知者也。

三十四,出土之夷玉

《周书顾命》:大玉夷玉。疏引王肃云:东夷玉夷之美玉。郑康成云:大玉华山之球,夷玉东北之珣玗琪。《尔雅释地》:东方之美者,有医无闾之珣玗琪。是夷玉见称于周久矣,今见医无闾山下所产之玉,光透如冰,坚而不润,石性也。是以出土者,露有浮光,虽盘出而少色泽,不足贵也。

三十五,出土之璧流离

地理志曰:入海市明珠璧流离。西域传:罽宾国,出璧流离。《吴国山碑纪符瑞》亦有璧流离。《魏略》云:大秦国,出赤白黑黄青绿缥绀红紫十种流离。吴清卿有一玉环,形同流离。即以为今日中国所罕见,即西域亦非恒有,故汉以为祥瑞,最可宝重。不知璧流离,即宝石之似玉者,质坚而不润,性寒而不温。即受色沁,亦多凹凸不易透出。故其光虽如玻璃,而不能如玉之润泽如脂膏也。汉时由西域进来,颇非易易,故人少见多怪,即目为祥瑞。犹之今人初见钻石,目为珍奇耳。今之目为珍奇,犹古之目为祥瑞也。按璧流离,可为玉中之异品,清卿以为玉中之绝品,则大谬矣。今某友得一笛头,拘于清卿之说,奉为至宝,不肯轻以示人。余笑曰:古之君子,以德于玉;今之人竟却比德于璧流离,能不令人捧腹?

三十六,刀工

石器时代原无刀工,故古玉斧玉铲之类,存于今者,未见其有花纹者,可见上古未开化之前,无刀工之可言也。若论刀工,三代尚矣。夏尚忠,其刀工精而深;商尚质,其刀工古而朴;周尚文,其刀工文而雅。而产玉之多,制玉之盛,尤以周为最。观玉人之设,上而夏商,下而秦汉,均无此职,即可知矣。故今出土之古玉,论三代器,亦以周为最多。至西汉刀工,有豪放气,故有汉八刀之称。东汉三国同。隋唐以及五代之刀工,亦属圆浑,但杂而不纯,佳者极少。北宋之刀工,精神外露,特少古意。自宋末以及元明清,学着多刻花乳石,刻玉一门,纯属匠作,几不见文人一操刀矣。但清至乾隆刀工为之一变,当时所刻翡翠玛瑙珊瑚宝石之多,实为历代之冠。其以天皇白鸡血红等石仿古,亦为历代所无。虽多匠作,但一量风尚,犹见文人词客游戏而为此者。故其刀法之精,直追六朝。自道光以后,则远不及矣。余按古今雕刻一门,可分为五大时期,他山之石,可以攻错。是以石制玉时期,可称最古,一变而为周之昆吾刀,再变而为汉之八刀,又一变而为六朝之巧雕,至清之乾隆精刻为最后。此皆一时风尚,故精美者多。工艺之关乎文化,岂曰小补而已哉?犹之论瓷器,则必称柴汝官哥定,论鼓铸,则必称齐莒刀列国币,新莽梁武,宋徽清之咸丰是也。否则如唐之开元,宋之宣和,明之宣德,清之康熙,其刀工岂无精品,特以不能移风易俗,故传世者少耳。况近世多用旋车,气息薄弱,不能上追古代,则又远不如用刀矣。昔人云:自魏晋以来,不见昆吾刀,诚然哉。但昆吾刀,自何时断绝,吾亦不得而知也。若就双钩碾玉法论之,汉时已取便捷,失其古趣,至今之用旋车制玉,则愈趋愈下亦。倘再用机器制作,则俗恶不堪设想,可畏也。吾当与诸弟子论古玉曰:今之玉质,不如古玉之坚洁,想系地利之退化。今之刀工,无论单刀副刀,均不如古人刀工之朴拙,亦系文艺之退化,言之可慨。或云古玉坚洁,由于出土后风吹日晒,年愈久而愈见精彩,是以秦汉不及三代,六朝不及秦汉,唐宋元明不及六朝者,非玉之罪也。刀工亦然,今人不见昆吾刀,而已菊花铁所炼之钢刀刻玉,而欲追踪三代,颉顽秦汉,睥睨六朝,岂不愚哉。此说亦觉近理。

三十七,昆吾刀之切玉

据所见周秦汉古玉,其刀工粗细不一。细者无论矣,粗者莫如汉八刀。而表现刀之快利,切玉如泥者,实千百中不一见。旧存一白玉虎文佩,遍体水银沁,大刀阔斧,随意乱刻,凸凹浅深,刀痕全然布露,使切玉如泥之真象,显然易见,亦不易得之奇品,可珍也。

三十八,各国玉工之比较

印度之石刻画像,鉴古家多称在五千年以上,独未见出土之古玉。欧美之制作钻石,非不精美,独未闻有制玉之奇技。至于洋钱之证明,双凤风帆马剑四工双柱,以及闍婆之剪银叶,骠国之铸金钱,日本德川氏之钳金鎏金,均甚工致,但亦少制玉之工。即因屖所献天寿永昌之玉钱千缗,十年始成,费工不为不久,而未见有出土之古玉,可见成周时代玉人之设,其重玉,金球之冠,故其刀工,亦远胜他国也。

三十九,古玉之文字

夏用鸟篆,商用虫鱼篆,周用大篆,皆刻阴文,露于器内。秦兼大小篆,汉用小篆,大篆不多见,刻多阳文,露于器外,魏晋以后,楷隶并用,篆文甚少,故不易见。

四十,古玉后雕

庚辰冬,魏君宜之,同其友运来古玉大小三百余件,属余鉴别。因审视两昼夜,其中虽少精品,而佳者大可陈列,小可把玩之品,约有数十件。收藏数世,始能臻此,不易也。中有一黄玉琮,高八寸,四面阔约四寸,遍体沁作栗黄色,真三代物也。惜少刀工,而四面复刻山水,画片极工雅,知系宋元名家所刻。余为之惋惜,直以为方竹杖之宜圆,半月池之不应凿也。旋曹君伯舫来寓,见之曰:此等后刻,非近世所造。此等山水画片,非高手不能辩。嗜古者,每以为后刻不足贵,而东西洋,则以为古玉后刻,乃双美耳。不但不以为病,且价值较未雕之古玉,则尤贵也、草君经理古董商业有年,常与欧美人交易,故言之甚详,但余以为保存古物,应存其旧制,不宜强加雕琢,致伤原器,而减古趣,令把玩时,不惬于心。

四十一,刻印

考之用囗(钅术),始于周官,佩印见于六国。古囗(钅术)之传于世者,金银铜已少见,而玉囗(钅术)尤希。据余所见者,若鲁司寇齐都司蒸彝囗(钅术)等,刀法皆古,洵不易得。到秦传国之囗(钅术),相传斯篆寿刻亦难深信,惟自汉八体画法成立,五日摹印,以后已属专门,而刻印之风大炽。汉人制印,不独用玉,而用玉者亦极多。其刀工亦皆古雅,是以藏家皆珍之。按昆吾刀,切玉如泥,西戎利刀,割玉如割木。汉去周未远,或用此刀,亦未可知。但所刻鼻钮,龟钮,坛钮,瓦钮,龙虎钮,虬螭钮,种种无不精妙。魏晋六朝逊之,之唐宋则相去远矣。自元王冕善刻花乳石,风气为之一变。故明清至今,文人均以田黄,鸡血红,芙蓉白,苹果青诸色为贵,其价值且超过玉者百倍。盖以石质松软,易于操刀,不似玉质坚硬,而难刻也。故近代之能刻玉者,则更少矣。现在出土之玉印,尤足宝贵。余存有汉张留侯私印,文曰良子房,白玉质,瓦钮,受水银沁过半;晋羊叔子印,龟钮,直同黑漆,故质不可辨。两印刀工精劲,异于寻常,故常佩之,重其人也。族弟法三,由邛王冢得一玉印,满身鱼子斑,质不能辨,持赠于余,用灰提油法制之,文曰虞年伏,斗钮,亦有古趣。又见友人廉南湖,存有清乾隆御用一田黄石印,色如脱胎古玉,三绳联环钮,长约盈尺,下垂三印,其小异常精品也。古玉印,曾未见有此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盘玉之法
  盘玉之难易
  古玉活血之经验
  古玉防险之见闻
  石器时代之玉
  祭祀所用之玉
  朝会所用之玉
  服食所用之玉
  交际所用之玉
  历代杂用之玉
  石之似玉者
  玉与古铜比较
  玉与宝石比较
  古玉新玉比较
  古今佩玉不同
  今人复古之念
  西人之重古玉
  好古玉之派别
  辨古玉之特识
  改造之古玉
  钻眼之古玉
  伪造古玉法
  伪造之地点
  伪造传世古
  伪造土花血斑
  伪造水坑古
  伪造牛毛纹
  伪造受地火者
  仿古之比较
  阿叩伪造法
  提油伪造法
  油炸侩
  灰提油法
  养损璺
  古玉有四异
  古玉有三忌
  古玉有四畏
  戒奢
这后面的论述我没有找到,请网友续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资料很珍贵,谢马版上传学习,我已收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任南红山文化网 ( 京ICP备18011924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8-9-19 17:10 , Processed in 0.10500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